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七:作为个体的意识在历史中的位置

. 约 23 分钟读完

如果你读的足够仔细的话,就能注意到胖达在第四篇中留了一个小尾巴,我只提到了第三层世界的物质层面也就是世界3A,以及世界3A如何实现出圈和扩圈。

自然而然的,当然应该存在第三层世界的意识层面,也就是世界3B。

世界3A和3B是一体两面,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大家一定要注意,3A和3B的合集就是整个第三层世界。

那么当我们说统识需要出圈的时候,我们当然不能只考虑世界3A,世界3B作为实践和改造世界3A的存在,也不能是一个封闭系统,否则整个系统在物质层面上存续,但是在意识层面上走向了热寂,整个系统作为一个整体依然走向了灭亡。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物质世界无比丰富,但是却没有精神追求的国家,每个人出生到死的轨迹都是可以预见的,一切有意识的存在都麻木不仁和死气沉沉,这样的分统识必然会被其他开放系统分统识所消灭(当我说消灭,可能是指物质世界消灭这个分统识,也可能是通过分统识间的碰撞,意识层面这个分统识发现了封闭系统的不可持续性,摆脱了封闭走向开放,那么之前那个封闭的分统识依然可以说被消灭了)。

所以,当我们认识到世界的本质是实践的时候,我们就要问这个问题,作为指导实践的意识,如何保证意识集合,也就是统识的存续?

世界3A的存续只是物质基础,但是只有物质基础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要寻找意识本身维持存续的方法。

作为意识的集合,世界3B也是一个系统,那么问题就是如果保持意识系统的开放性?

这里我们就必须要考察一个问题,意识是怎么来的?
当我们先明白意识是怎么来的时候,我们就能知道当我们一直在讨论意识的集合的时候,我们真正在意的是什么,也就是决定意识系统是否开放的本质属性是什么。
我管这叫意识的谱系学哈哈哈。

意识是怎么来的?

绝大部分人应该会说当然是人类出现之后出现的呀。
事实上现代神经科学对意识是怎么来的依然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

但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意识真的是人类出现之后才出现的吗?这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而是一个事实问题。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忠犬八公的故事大家应该知道,当忠犬八公每天去火车站等待永远不会回来的主人的时候,它的行为是不是由一个意识主体决定的?单纯的肉体本能能不能实现这种不符合一只狗的生理需要的实践行为?
虽然说承认忠犬八公具备意识主体令人感觉不够信服,但是说忠犬八公完全基于本能更不能说服人。
如果说忠犬八公有低于人类意识级别的意识存在,是不是就能接受了?

对于动物的自我意识实验,也就是在动物面前摆一个镜子,看动物是否能认识到镜子中的动物不是其他动物而是自己。
另外一个实验是在动物脸上留下标记,看动物是否能通过镜子认识到其实是自己的脸上有标记。
实验的结果是狗是具有自我意识的,猫没有。

结合这个实验和忠犬八公的故事,是不是我们就能说狗至少具备一些低级的意识存在?

只有狗吗?
公认比狗聪明的猪、大象、海豚,有没有意识呢?

在屠宰场待宰的猪,有时候会被活活吓死,这是本能还是意识的体现?
没有被吓死的猪,也会极力抗拒走向屠宰地点,这又是本能还是意识根据走进屠宰场后所观察和听到的现实所作出的判断?

大象会把人的伤害牢记几十年并实施报复(有实际案例),这是本能还是意识的体现?没有记忆的支持这种实践行为是不可能的,而有了记忆却不存在意识那就更不可思议。

雄性海豚会围绕在女性潜水员周围而不理会男性,这又是什么意识的体现?要知道人和海豚形态完全不一样,雄性海豚是如何根据超声波图像判断人类和自己的亲缘关系,以及判断性别的?

如果我们足够明智,能够认识到动物中是可以存在比人类低级的意识的,那么先抛开人类和动物的区别,我们来探寻意识的底线:到底意识需要达到什么程度我们判断动物只有本能,什么程度我们判断动物具有意识?

牛会哭,这是本能还是意识?
小牛夭折后母牛会在尸体边逡巡不去,留下泪水,我们凭什么说这是本能而不是悲伤的意识的体现?
胖达认为唯一可能的理由就是人类的傲慢,我们占据了意识的最高层次之后划了一根线,并且把线下的意识体现蔑称为本能,线上才是意识。

猫抓老鼠之后戏弄,你可以说这是本能,但是猫会根据自己心情体现不同的戏弄猎物的策略,这是本能的选择还是猫的情绪意识的体现?

根据最近神经科学研究结果,我们的意识不光存在于大脑中,而且必须与身体匹配,也就是说意识判断必须基于身体感受,这就是所谓的具身认知(顺便说一句,这再次说明了世界的本质不是唯物也不是唯心,所谓具身认知正是心物一体的体现,思维和身体的合题产生了意识,意识和现实的合题产生了实践,实践造就了现实世界)。

那么,反过来想,既然意识是基于身体和思维的合题,那么理论上是不是任何具备思维和身体的生物都应该有意识?

所以,其实胖达认为意识是生物普遍存在的,只不过人类占据了意识的最高层次之后划了一根线,并且把线下的意识体现蔑称为本能,线上才是意识。

如果狭义的意识仅仅指人类的意识,那么我认为广义的意识就包含了一切生物的意识。

请注意,胖达在这里扩展的广义的意识的定义,不光包含动物,包含的是一切生物。

向日葵的向日行为,可不可以诠释为向日葵希望获得更多营养的意识的体现?

苜蓿在生存环境恶劣的时候分泌避孕药来减少食草动物的数量,可不可以诠释为苜蓿的求生意识的体现?

草履虫使用纤毛运动追逐食物的时候,可不可以认为是草履虫进食意识的体现?当受到强刺激的时候射出带毒刺丝泡,又可不可以诠释为是草履虫求生意识的体现?

一旦我们跨过意识和本能的分界线,我们就能清楚的认识到一切本能其实都是某一层次意识的体现。

甚至完全可以追溯到生命的起源。

当氨基酸团互相吞噬互相追逐的时候,难道我们不能把它诠释为原始生命生存意志的体现吗?

请注意,这里胖达将意识升华成了意志。

什么是意志?
意志就是意识最高层次的追求,只有这种追求才称得上意志。

对于氨基酸团来说,找到壮大和复制的机制,就是最高意志。

对于绝大部分动物来说,实现生存是本能,但是追求繁衍是意志的最高体现。

如果我们把意识的总和,统识作为一个系统来考虑,胖达定义意志为减少统识系统信息熵的无序程度的意识存在。
看,万物皆减熵,哈哈哈。

既然提到信息熵,这里就要先科普一下信息论。

在信息论里面,熵是对不确定性的测量。但是在信息世界,熵越高,则能传输越多的信息,熵越低,则意味着传输的信息越少。
熵实际是对随机变量的比特量和顺次发生概率相乘再总和的数学期望。

公式不用多说,简单的理解信息熵的增加就是出现了不符合历史统计信息规律的信息,为系统带来了新的信息量。信息量的大小和该信息出现的频率有关,一个信息出现的概率越小包含的信息量越大。
请注意这里信息熵和物理系统的熵的高低定义是反的,物理中的高熵指的是无序系统和热寂,所以需要减熵,信息系统的高熵指的是信息量高,所以我们需要为世界3B增加信息熵才能保证世界3B的不断出圈和维持世界3B作为开放系统的状态。

而当一个高信息熵的变量不断出现后,它的数学期望就会增加,也就是重复的信号,信息量会不断减少,所以这就直接揭示了我们只有不断的出圈,不断的为世界3B带来变量,才能维持世界3B作为开放系统的存在。

简单来说,就是不能躺赢,不能啃老。

为了和物理世界3A保持一致,我们在本讨论中将为世界3B带来高信息量的行为也称之为为世界3B减熵,大家不要混淆了这和低信息熵的信息量之间的区别。为了给世界3B减熵,我们要不断为世界3B带来高信息熵的变量,而不是相反。

比如氨基酸团们只是存在而无变化,信息熵为零,这时候第一个出现吞噬和复制倾向的氨基酸团,就为整个世界3B带来了减熵的信息,吞噬和复制的意志就是这时候统识的出圈的具体体现。

当动物只在海洋中生活的时候,第一个向陆地发起冲击的远古鱼,同样就为整个世界3B带来了减熵的信息,上陆的意志就是这时候统识的出圈的具体体现。

当所有动物满足于消费自然的时候,第一个有意识的照料作物,实现生产从而奠定了人类文明基础的人类,打破了单纯消费自然的限制,同样就为整个世界3B带来了减熵的信息,生产的意志就是这时候统识的出圈的具体体现。

当然会有更多的反驳,人与自然的关系与原始自然的关系早就不一样了,现在人更多的是利用和改造自然,并造成了相当多生物的灭亡,毁灭了地球等等等等。

那么问题来了,自然会对生物对环境的影响作出限制吗?

如果你看过胖达在二叠纪末发生的大灭绝原因假说那篇文章中所说的内容,你会发现,由于一种叫作甲烷八叠球菌的微生物因突变获得了一种从海洋中(以有机碳的形式)获取能量的新方式。这是一次巨大的成功,甲烷八叠球菌也疯狂繁殖。但在这个过程中,这种微小的有机体吐出了太多的甲烷,改变了海洋和天空的化学性质。
大量的甲烷造成了极大的温室效应,同时造成了海洋和大气的酸化。
在接下来的数百万年里,96%以上的海洋物种和70%以上的陆地脊椎动物灭绝了,海洋的表面温度一度升到40摄氏度。这次灭绝为恐龙腾出了生存空间。

请注意,96%以上的海洋物种和70%以上的陆地脊椎动物灭绝,这不比人类目前为止所达到的成就高多了吗?

我曾经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自然本身并没有人格意识,也没有好恶,它只是提供了一个环境让所有的生物的意识在其中绽放自己的光芒,追求自己的可能性,而并没有限定任何条件和方向。

自然并没有限制任何生物和意识的存在,实际上我们现在所处的自然就是被无数生物所改造,体现了历史上所有生物意识实践结果的产物。

在植物光合作用出现之前,大气的含氧量和现在是不同的,我们的世界之所以有现在的含氧量,就是植物和植物意识对世界的改造所导致的。

同样在生物出现之前的恶劣环境是地球,现在这个蓝色星球也是地球,现在这个地球环境有多少是被无数生物的存在改造成现在这样的呢?

自然真正奖励的永远是主动追求出圈的意志的体现,而随着人类占据了意识层面的制高点,自然的意识的集合就被人类意识集合所代表了,也就是统识。

统识当然包含了所有自然界的生物的意识的集合,但是由于为统识带来减熵的最大来源只有人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只有人类对统识的出圈才是有意义的。

一个各安其位其乐融融的没有人类的自然界,是不会存在能够问出历史的意义和目的的理性思维的。

回过头来看,当我们讨论世界3A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指包含了人类以外的自然界?如果广义统识应该包含所有生物的意识体现的话,那么从哪种意义上我们会发现世界3A包含了世界3B的一部分?
答案就是当某一出圈的意志被普及后,我们就可以将其视为本能,将其视为不为世界3B带来信息量的减熵信息,而作为背景信息。这种信息大量的在世界3B中出现以至于完全可以通过数学期望进行预测,不再能带来有意义的信息熵,于是只能作为背景信息。
作为背景的世界3B的信息,就是世界3A的组成部分,可以认为这是从意识世界坍缩为物质世界的一种描述。

这里我们总结一下就能很明确的看出世界3B是如何出圈的。

首先世界3B可以认为诞生于第一个试图找到壮大和复制的氨基酸团,也就是说意识的世界产生于意志!
对于给定时间段的世界3B,统识,正是所有之前的意志造成的积分。
当某一意志被统识世界普遍拥有后,它就坍缩为世界3A的组成部分。
要维持世界3B的开放系统,就要在世界3A的基础上不断的引入为系统减熵的信息量,也就是意志需要不断升华。

所以意识是生物普遍存在的,只不过人类占据了意识的最高层次之后划了一根线,并且把线下的意识体现蔑称为本能,线上才是意识。
所以狭义的世界3B不包含除人类以外的其他生物的意识体现,因为到了现代,这些意识不能为世界3B带来变量,没有变量就不能减熵,没有减熵就不能出圈,不能出圈就只能走向热寂。
但是胖达要更深一步的表达这个判断,人类的意识中普遍存在的部分不参与世界3B的出圈行为,只有超越普遍意义上的意识的意志部分,才能为世界3B实现出圈。
也就是说真正的狭义的世界3B的定义不应该包含人的普遍意识,而只包含人的意志。作为人的普遍意识的体现,完全可以归纳到世界3A的组成部分中。
大家都要吃喝拉撒,这些能算实践吗?能算世界的本质吗?能给统识出圈带来一丁一点意义吗?不能。

简单点说,就是单纯的活着,只是行尸走肉,只是世界背景的一部分,只有实践自己意志的人,才能为统识的出圈贡献力量,才有资格在思想达尔文主义的演化过程中留下痕迹。

那么我们作为个体的意识,在历史中会处于何种位置?我们应该如何使用行道哲学来审视和指导自己的人生?

其实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胖达早在二月份就在《今天是个好日子》写过的,找到那个你愿意宁死也要完成的信念,并且走在践行这个信念的道路上。

当时胖达还不是很明确行道的基本主张,当我们用现在胖达阐述的行道哲学来看这个目标的时候,一切就都很清楚了。

宁死也要完成的信念,这就是人的意志的体现。
走在践行信念的道路上,这就是实践本体论的体现。

我们只有找到自己的意志,才能让自己和其他人不同,我们的意志才能在世界3B中占据一个位置,然后我们用这个意志来指导我们的实践来改变世界,这才是个人如何和统识的目的统一的唯一途径,缺一不可。

如果没有找到自己的意志,那么对于世界3B来说,这种人就是不存在的,是虚无,是世界3A的背景。
大家都吃喝拉撒,我们也吃喝拉撒,我们是怎么样和全世界其他人区分的?
也就是是什么让我成为我,而不是别人?

一个很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想想自己对世界的影响可不可以被智能机器人代替。

一个只消费不生产的人是可以被代替的,我说的消费包括物质世界和意识世界。
一个只看书不生产信息的人在世界3B的角度和一个肥宅是没有区别的。

即使从事生产,是否有个人意志的体现?如果没有,那依然是可以被智能机器人代替的。
比如生产线的工人,决定他行为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设计生产线和运转生产线的人的意志,那么在这个意义上生产线工人的意志就不存在,没法在世界3B获得一席之地。

现代社会绝大多数人的绝大多数行为和思想都是可以预测的,这就是世界3B的信息量的背景。
只有超越这个背景,能够带来变量的人的意志,才能为世界3B出圈带来扰动。

人之所以为人,我之所以为我,就是因为有些事是只有我能做其他人都做不了的。
如果我能做的其他人都能做,那就说明一件事,我对这个世界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如果说人类为意识划了一根线,线下的是本能,线上才是意识,那胖达为意识再划一根线,线上的才叫意志,线下的意识可以认为是社会本能。

只有意志才能为世界3B带来减熵的效果,而社会本能,包括学习、工作、生活等等不能为世界3B带来变量的意识,是无助于世界3B出圈的。

只有那些充分发挥个人潜力的意志的实践,才能为世界带来变量,才能为世界减熵。

那么,如何在世界3B的程度上实现出圈呢?

同样从广度和深度上我们可以分别实现。

广度上,为了达到世界3B的出圈,我们应该要做的就是全民教育和启蒙。
首先必须要全民教育,因为只有全民教育才能让人具备产生意志的基础,人的意志也是需要基础的,那就是认识和反思的能力,而只有全民教育这种全民的范围,才是最大的广度。
全民启蒙就为全民教育做了一个限定,如果是统一模式的教育,那么产生高信息量的意志的概率自然就不如充分发挥个人主观能动性的教育高,所以为了达到最大的广度上世界3B的出圈,实际上我们需要的是全民教育基础上的全民启蒙,只有通过全民启蒙,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才能最大化为世界3B带来出圈的效果,只有这样才能为世界带来最多的变量。

深度上,我们必须让人有最大化发挥自己意志的空间,换句话说,我们应该从物质层面为人解除后顾之忧。
当人需要为衣食住行操心的时候,他是不能实现充分发挥自己意志变量的实践活动的,他必须通过工作来换取生存的能力。为什么我们提到对世界带来影响最大的人很少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光维持生存就要竭尽所能了。
所以从制度和系统上,我们必须为人最大化发挥自己意志变量的实践提供支持。

甚至我们可以衡量人类个体意识为统识带来减熵的程度,也就是作为人,所能带来的对世界3B的扰动的大小,越大的扰动,造成越大的变量,为世界3B带来的减熵效果也越好,这时候人对世界的影响就可以用意志的变量来加以衡量。

那么再回过头看胖达为新人类划下的标准,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具备意志的人才是新人类,没有意志只有动物本能和社会本能的人是旧人类。

未来历史的终结所存在的社会里,胖达预计人出生时都是旧人类,必须通过意志的判断认可作为新人类才具有人的政治权利,旧人类具有人的生存权,但不具备公民权。

每个人都具备成为新人类的可能性,人人平等嘛。

那么,胖达兜兜转转说了这么久,还不过是和二月份的理解没什么区别啊,到底胖达在这半年多时间里面想通了啥?

胖达想通的是道德问题,是绝对价值问题,所以胖达在此为道德立法。

本篇已被阅读 


完美的胖达

欢迎来到胖达的竹林 / 作者是人到中年大腹便便的胖达一头 / 说我想说的,写我想写的,拍我想拍的,画我想画的 / 如无意外(偷懒 生病 休假 忙的要死 没东西写)等情况本博客定时更新,时间为GMT零点,望周知

广告

Image Alternative Text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