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五:思想达尔文主义

. 约 13 分钟读完

有人可能会说胖达你觉得人类历史的意义和目的就是出圈,那么为什么人类的历史会如此的丰富多彩?仅仅因为出圈就衍生了这么多吗?仅仅出圈就产生了我们这么复杂的现实世界吗?

那胖达就可以给你做一个类比。

人类意识的集合,到底什么是意识的集合?那么人类意识的集合为了出圈又可以做到哪些呢?

我们完全可以把统识以及人类的历史与自然界的演化做一个类比。

人类的意识就好比DNA,统识就好比整个自然界。

人类的意识好比DNA是什么意思?
我们知道DNA是可以在生物的繁衍之中不断地传递下去的,那么人类的意识难道也可以传递吗?

那胖达就要问了,人类的意识难道不可以传递吗?
你现在知不知道孔子曾经说过什么?你现在知不知道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什么?历史上那么多的先贤他们流传下来的文字是不是表达了他们意识的一部分?即使我们知道有一些是伪作,有一些可以做多种解读,但是无论如何他们的意思的一部分是不是流传下来了?即使在文字发生之前,当原始人在山洞中描绘了当时生活的情景的时候,可不可以说他对于世界的观察,也就是他意识的一部分,因此而流传到了今天?

而DNA在繁衍之中的传递,我们知道传递的并不是DNA本身,传递的只是DNA排列的这个特殊的形式所包含的信息。当新的生物繁衍的时候,它从它的前辈那里获取的只是一个DNA的形式,之后的一切都是它以这个DNA里所包含的信息与世界的物质发生交换之后所生长出来的。
对于人类的意识来说,当我们的意识改变了世界的时候,我们就对世界留下了影响,那么这个影响是有可能经过意识的不断演化而传递下来的。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必须要重新基于这种定义来理解一下社会达尔文主义。
社会达尔文主义现在的名头很臭,但是这并不代表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错的,而是对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阐述和应用有误。为了区别,胖达就将自己对统识和生物世界类比的理解叫做思想达尔文主义。

当我们按照上一篇文章所讲述的统识的意义和目的进行思考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统识的载体,人类意识的集合也就是文明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不是一个单一的存在,而是集合于不同的文明之上,以这种文明作为载体来做互相之间的沟通和交流。
这些沟通和交流有和平也有战争,这些沟通和交流造成的结果有成长也有消亡。

在这种基础上,我们可以说这些文明的实体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就好像自然界之间不同的生物物种之间进行互动一样,对于每一个文明单独而言他也是无数意识的集合,这些意识所传递下来的信息也包含在它的文化和它的自己独有的历史之中,那么这些独有的信息能否流传下去,就要看这个文明对这个世界所施加的影响,能不能在与其它的文明的碰撞之中流传下去。

如果说DNA互相交流所流传下去的是基因的片段中包含的信息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借鉴戴蒙德在《枪炮、细菌、钢铁》之中所说的那样,认为文明的碰撞和交流所流传下去的是迷因meme,但是戴蒙德对于迷因的理解过于肤浅,他将迷因理解为文化中的语言片段,太low了。
胖达认为交流和流传的迷因绝对不是文化中的语言片段,而是人类意识的结晶,也就是思想。这也是为什么胖达将这种理论叫思想达尔文主义的原因。

什么是思想?我打个比方,中国有很多思想一直流传至今。比如说,大一统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一直流传至今的迷因。任何在中国这个土地上试图抛弃大一统思想的意识集合都失败了,所以大一统至少在中国的文化和历史上证明了自己的优越性。
文明与文明之间通过互相的交流和碰撞,对于各自的迷因进行存亡筛选,同时对于各自觉得有意义的迷因进行吸收和消化。
例如对于西方来说,当文艺复兴之后,可以说科学实证主义成为了西方文明的迷因中的一个,那么当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碰撞之后(这些碰撞大部分是以战争的形式进行的),科学实证主义也作为了东方文明的目前为止的现代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就是科学实证主义成功的将自己进行了扩散,证明了自己的先进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杀不死一个文明的互动都只会让它更强大,但是前提是你要能够扛住这些可能给文明带来灭亡的冲击。例如印加帝国、印第安人、毛利人等都没有扛过西方文明对他们造成的冲击。当然这其中有绝大部分原因要归功于他们在几千几万年的时间里面都处于一个独立的封闭系统,而不像中国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处于一个半封闭半交流的系统之中。

再比如对于家人的爱这种思想作为维持意识存在的一个基本因素,也作为所有文明所共有的一个迷因,可以在所有的文明的历史和记录之中找到。

所以说文明之间碰撞,所沟通和交流的基本单位是思想,而不是文字。
一个文明社会和野蛮社会的碰撞,可能不会有文字的变化,但是可能一方向另一方学习尚武精神,对面则反向学习先进的武器制造技术思想。

所以中华文明为什么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很简单就因为我们在长久的文明交流和碰撞之中一直存在到现在,我们的文明所包含的思想都曾经代表过先进的存在。

当我们将目光放在有史以来的时候,就能发现不同的思想在不同的文明之间的碰撞得到了沟通发展和壮大,构成我们现代社会的所有的思想,都曾经在不止一个文明的碰撞之中存活和发展。

而任何不经碰撞的思想,都可以认为是空想。而空想是没有被证明有能力代表着人类历史的目的,有助于人类意识的集合的。
有的思想可能不完美,但是承载这个思想的文明足够坚韧,那么它就有机会在不断的文明间互动中对于这些思想做修正和完善。
有的思想可能过于超前,承载它的文明却又过于脆弱,这种时候只能说明这个思想并没有出现在合适的时间和地方。它有可能在与其他文明的碰撞之中被其他文明发现先进性进而吸收,也有可能就此消亡。但是我们要知道所有消亡了的思想,我们是没有办法在人类的历史中找到痕迹的。只有能够在历史中留下痕迹的思想,我们现在才能够了解。

换句话说,这个时候你认为,我们这个世界的本质是物质还是意识呢?

思想达尔文主义的解释并不像现在大家所诟病的社会达尔文主义那样是文化的霸权主义和文化沙文主义等等,实际上思想达尔文主义的含义和生物达尔文主义是一样的。
生物的演化论背后所隐含的逻辑是基因为了自己的存续造成了整个生物世界的丰富多彩,同样的,对于人类意识世界而言,各种思想为了自己的存续,为了证明自己的力量,也就造成了我们人类历史的丰富多彩。
人类的意识,为了自己的存续和思想为了自己的发展,最终目的我们应该明白只有一个。就像生物世界,当你细究到底它的根本动力也只有一个,就是保证遗传物质的存续。
或者换句话说,自然界的目的是保证肉体和肉体的遗传信息DNA的存续,而人类意识世界的目的是保证精神和精神的信息也就是思想的存续。

这一篇我不是非常满意,因为我的思路到这这里可能已经有一些不够清晰了,但是大致上我还是说明了我想说的观点。
当我们提到思想达尔文主义的时候,我们要用自己的概念和诠释来去理解它。我们要把社会和历史放在整个人类文明的角度,从整个人类存续时间的范围来看,就能够很清晰地发现历史的意义和目的,以及统识为了达到这个意义和目的都做了哪些精彩的行为,给我们留下了哪些能够造就我们现代社会的思想的基石。

另外一个值得指出的现象就是人类的组织性在不断的加强。

为什么组织性在不断的加强可以不与胖达的理论相矛盾呢?
胖达不是说统识的目的是不断的出圈不断地走向开放系统吗,但是为什么我们可以观察到人类的社会的发展历史中组织性在不断增强呢?
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时候,他给整个人类的历史所能带来的出圈的效用是有限的。如果人类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合力,那么这个力会比呈布朗运动的多个分散的个体的力之间产生的效果更大,那么在这种意义上当我们形成了组织的合力的时候,我们对于整个人类文明的影响力度增加也就增加了统识出圈的力度。
这也是思想达尔文主义不断演化所出现的必然结果。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整个人类在不断的追求组织力量和组织的程度。而只有组织才能对抗组织,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人类不断的形成更大的组织。
但是更大的组织会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更大的组织要形成合力,你必须要给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目标。否则整个组织就会陷入分裂,我们在基督教的历史和苏联身上都观察到了这一点,一旦当你这个组织所建立的目标不足够解释现实和满足组成组织的成员的需求的时候,整个组织就会发生崩解。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类不光在不断地建立更多的组织,实际上也在追求为组织寻找更有意义的目标,而我认为没有任何目标会比整个历史自己的意义和目标更强大了,那就是实现人类文明的出圈。任何组织一旦提出将这个目标作为自己组织的最终目标的时候,就意味着他就代表了整个人类统识的方向,那么如果我们用思想达尔文主义来进行分析的话,提出这个思想的人,他的这个意识必将永远流传。

或者说提出这个思想的人不一定那么重要,但是第一个实践这个思想的人,他的意识必将永远的存续下去。

如果我们想用思想达尔文主义来解释第三层世界,同时指导我们的社会实践的话,我们就要知道到底什么样的思想才会更能够代表人类历史的发展方向,对不对?
幸好胖达已经给大家指出了,最能代表人类历史发展方向的思想就摆在这里。
问题只在谁能够将之付诸实践,以及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看到这一天。
而这个组织和这些人必将作为整个人类文明的先锋队,永远被人类所铭记。

本篇已被阅读 


完美的胖达

欢迎来到胖达的竹林 / 作者是人到中年大腹便便的胖达一头 / 说我想说的,写我想写的,拍我想拍的,画我想画的 / 如无意外(偷懒 生病 休假 忙的要死 没东西写)等情况本博客定时更新,时间为GMT零点,望周知

广告

Image Alternative Text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