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四:历史的意义和目的

. 约 17 分钟读完

当我们考察完第三层世界的存在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之后,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第三层世界的本质就是第三层世界所产生的意识,也就是说人类的意识的集合体,其实这个集合体历史上的哲学家用了很多的名词来形容他,阿赖耶识、盖亚意识、太一等等,这些术语根本就不重要,我们要知道的就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所有人类的意识的集合,而不是单一的某一个人的意识。

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这些意识的承载体,也就是说这些意识的物质基础就是整个人类文明本身。

而一旦当我们考虑到整个人类文明本身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整个人类文明的行为我们把它叫做历史。

这个时候历史的意义和目的就变成了一个问题,也就是整个人类意识的集合,统识,有没有一个目的?

胖达经过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有,并且我把这个结论放在前面,论点我放在后面给出。

这个结论就是,整个人类历史,整个人类意识的集合,统识,也就是历史的意义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出圈。

这里我借用了出圈这个词来描述这个现象。

如果做个思想实验,第一层世界是整个黑暗的平面的话,第二层世界就是一个圆,我们只能认识圆内的世界,圆外世界我们一无所知,除了存在什么都不知道。

第三层世界是第二层世界内的一个圆,这是人能影响到的世界。

而第三层世界作为物质基础产生了意识,意识也就是平面上的第三个维度。

第四层世界是没有物质基础的一个点上的意识,也就是平面的法线,但是因为没有物质基础所以除了思想实验不具备现实意义。

从这个角度理解出圈就是第三层世界努力的想扩展自己圆的范围,也就是不断的出自己的圈,同时每一次出圈所占据的内容就变成新的第三层世界的一部分,也就是不断的出圈不断的扩圈。

实际上在物理定义上有一个更明确的解释,但是我想有些人可能不一定有具备对应的物理知识。这个解释就是统识的目的就是要形成开放系统。

什么是开放系统?

为什么要形成开放式系统?

开放系统的反面就是封闭系统。

物理意义上有一个热力学第二定律,对于任何封闭系统,它的熵增不可逆。

熵增不可逆的唯一后果就是导向热寂,也就是死气沉沉一片虚无的世界。

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说人类历史的目的出圈其实就是要不断地减熵。而我们知道封闭系统的熵增不可逆,所以很明显减熵的唯一手段就是不断地走出这个封闭系统,也就是出圈,记住是不断的。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也就是历史来看的话,就能发现很清晰的脉络在里面:那就是任何做不到出圈的文明最终都消亡了。

文明的消亡有两种模式:

一种是持续不断的内卷造成环境的恶化,最后造成承载生命系统的环境崩溃,最终文明消失。

这方面的典型例子就是复活节岛上的文明。当复活节岛上刚刚出现人类的时候,他们有比较先进的文明模式,但是随着航路的消失,整个文明变成封闭系统,此后文明的技术水平不断降低,直到最后整个文明崩溃所有人都灭绝(复活节岛作为例子最后灭绝的进程被殖民者打断了,但是有其他运气不好的岛上的人真的灭绝了)。

这就是典型的封闭系统熵增不可逆最后崩溃的过程。

任何一个封闭系统,如果没有外来因素的影响,最后都会走向热寂的过程。

还有一种文明的消亡模式就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但是还没有走到热寂的终点,这个时候当他与其他的系统发生碰撞的时候,它被更先进的系统灭亡了。

这个例子就更多了,在美洲的殖民史上印加帝国、印第安人还有澳大利亚的毛利人等等都是鲜明的例子。

任何一个封闭的系统,当它封闭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了它必然走向灭亡的终点,无一例外。

有人说中国也挺封闭的,中国为什么没有灭亡?

其实就是因为中国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封闭的国家,中国通过丝绸之路在陆上与其他世界一直有来往,同时在海上也不是完全封闭的。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感谢我们的祖先为我们打下了足够广阔的疆域让任何一个蛇都没有办法吞象。如果我们的疆域像印度一样小的话,我们大概也会被英国所吞并。

但是中国依然为自己的封闭付出了深刻的代价:

近代的屈辱百年就是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包括建国之后为了追赶西方世界所走的弯路,也是我们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甚至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可以说还在付代价,而没有彻底的走出封闭给我们带来的痛苦。

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所没有回答的问题就是,人类到了共产主义之后,还有什么追求?

而胖达能够明确的回答这点,即使当人类到了共产主义,人类依然作为这个是第三层世界意识也就是统识的载体,有一个终身不变的任务,那就是不断地出圈。

那么什么是出圈,如何才能出圈?

我认为在物质层面上(第三层世界的物质层面,可以简称世界3A)对于人类文明而言出圈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深度,一个是广度。

深度上的出圈就是不断的扩展我们对物质的认识和我们对物质世界所能改造的深度,换句话说,也就是我们对于能源的认识和对能源的利用。

广度上的出圈就是扩展整个第三层世界的范围。在陆地上不断的扩大范围,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说做到了极限,那么下一步可能是向海洋中扩展世界3A的范围或者向太空中扩展世界3A。

我们可以看到任何在人类历史上取得胜利的文明都是在出圈这个角度取得了成功,而任何妄图停下脚步走入封闭系统的文明最后要么自我灭亡,要么被更强大的敌人从灭亡。或者我换句话说,人类世界意识的集合,并不在意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文明的存在,他只在意作为所有集合的统识本身,是不是能够不断地打破封闭系统走向开放。

胖达这里依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就是历史或者说人类社会和人类意识的集合,统识,为什么一定要出圈?一定要减熵一定要走向开放系统?

这就牵扯到了一个前提: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前提就是有意识存在,也就是说我们这个问题要有意义,意识必须存在。所以说为了让这个问题有意义,那么人类的意识的集合就必须要维持自身的存在,所以说它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不断的维持以自己是一个开放系统。这就是所谓的人择主义或者说人本主义,即当我们用意识询问一切问题的答案其实都隐含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说一定要确保这个世界上有意识存在。

可以不限定这个意识的数量和这个意识所能涵盖的范围,但是最起码一定要有意识存在。如果没有意识存在,那么这个问题不论答案是什么都不将不再有意义可言。

所以说只要我们问出了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历史的意义和人类的意思有没有目的,那就决定了它必须有一个基本目的,那就是要维持自己的存在。即使我们现在暂时无法理解历史和统识是否具有别的更高层次的目的,但是维持自身存在这个目的是一切目的的前提。

这个维持自己的存在和维持人类肉体的存在并不是一码事,请注意这个时候人类是必须要有意识存在的,如果说人类退回到了原始社会,没有了语言,没有了文明,没有了思辨能力,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说这个问题也不存在什么意义可言了。

一旦我们将整个目光扩展到整个人类文明的范围和时间上,从意识存在开始,我们就能够判断我们的这个结论,也就是说人类的历史是不断的减熵和达成开放系统是不是对的?

以胖达对历史的了解而言,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次人类的历史是违背了这个判断的。

有人可能会说不对呀!这个人类的历史上不是不断地有文明社会被野蛮所打败吗?这难道不能证明人类社会是会走向衰败和退步的吗?

胖达认为并不是这样的。统识并没有钦定哪一个文明作为它自己的代表,它唯一在意的就是自身必须要存在下去,如果你作为一个农耕文明你被打败了,你被野蛮所打败了,那么就说明你的文明存在的致命的错误。要么你修正这个错误之后东山再起,要么你就此消失,没有资格再代表着那个文明。如果其他的文明知道了你的境遇会吸取的教训这就是你的文明的存在的目的。甚至如果你这个文明将长久消失在文明的历史之中,没有带来任何涟漪,那么这个文明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这个野蛮的文明证明了他自己更能够代表人类的文明。而一个野蛮的文明,如果长期的维持野蛮下去,他是绝没有办法在人类文明的整个范围之内生存下去的。例如说元朝。

这就是胖达认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本来意义。

人类的文明或者说人类意识的集合,唯一的目的就是维持自己的存在,至于维持自己的存在。会不会带来其他的后果统识是不会考虑的。

但是正因为统识要维持自己的存在,只能不断地保持自己作为一个开放系统的本质,那么这个时候如果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单纯观察物质世界,我们就能观察到这个人类的社会的集合的生产力在不断的增加。但我们要知道生产力不断增加是统识为了保持自己开放系统所要追求的对于世界3A的影响范围不断的在深度和广度上进行扩大的一个表现,并不代表生产力的增加就是人类意识的本质目的和追求。切不可错把手段当做目的。

也就是说生产力的发展不能涵盖人类的意义的全部。我们一定要抛开这种物质决定一切的观念,因为物质本身是不会问问题的,只有意识才会问问题,所以任何问题的回答必须要对意识有意义才可以。

如果你认为物质决定一切是生产力决定了历史的发展,那么你就陷入了机械决定论的范畴。

生产力的发展可以推进历史的发展,但我们一定要清楚的认识到这只是历史的发展过程的一个表现。我们不能把表现或者说把手段当作目的本身,我们一定要明确什么是目的。

总结一下,历史的目的,或者说人类意识的集合的意义和唯一目的就是出圈,也就是不断地维持自己作为一个开放系统,为了达到出圈和维持自己作为开放系统的这个目的,统识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包括不断地发展生产力和不断的增加自己的组织的严密程度等等,但是我们一定要明确什么是目的,什么是手段,什么是因,什么是果。当我们说统识要做某事的时候,并不是说统识具备人格,务必不要将统识看做人格神。

我们也能清楚地认识到任何阻碍人类文明出圈也就是进一步增加自己对世界的影响的深度和广度的行为都是逆历史潮流而动。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能够发现生产关系阻碍生产力的情况,因为当人类历史需要增加自己对世界的改造的程度的时候,以既有的生产关系经常不能适应,于是会发生社会的变革。

但是人类社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发展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只是人类为了维持出圈这个状态的一个手段。

那么有人会说了,既然你说封闭系统的消亡方式会被其他的开放系统所毁灭,那么既然我们现在所能认识到的世界已经没有其他的开放系统存在,我们是不是可以有资格维持封闭系统了?

我只想提醒大家,不要忘了达摩克利斯之剑,我们意识之外的世界!

对于第一层世界,我们并不能否认它的存在,我们只是不清楚它是以什么样的姿态而存在,那么你就永远无法否认有可能会有一只外星人正在发展,而等到当人类沉迷于封闭系统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其他的发展的开放的外星人系统将会将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挥向我们。到那个时候,一旦我们与其他意识世界发生了沟通,世界3A的范围就将扩展到人类和外星人的意识共同覆盖的世界,这个时候依然达到了统识保有回答这个问题意义的程度,也就是说到那个时候即使人类已经不存在了,历史的意义这个问题依然可以得到回答。只不过它的答案将不再会有人类可以理解。

至于外星人是不是人类,或者将来意识有没有可能扩展到包含AI的范围?

暂时我们只能对于不了解的事物表示沉默。

当意识的集合询问历史的意义和目的的时候,它本身并不能完全回答这个问题,必须要等待时间来回答。

举个例子,印加帝国的人肯定也曾经问过这个问题,我们印加帝国存在的意义和目的是什么?

印加帝国自己能回答这个问题吗?不能。

西方文明帮印加帝国回答了这个问题,你们印加帝国存在的意义和目的就是被我们收割!

复活节岛存在的意义和目的是什么?

我们现在都能回答这个问题,复活节岛存在的意义和目的就是让人类引以为戒,一个封闭的文明的下场的鲜明案例。

所以,当我们作为有意识的存在,我们询问历史的意义和目的时候,暂时不能得到明确的答案,但这并不代表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而我们为了得到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就必须要维持自己作为开放系统的存在,否则我们就是印加帝国第二,将会在与其他开放系统的碰撞中作为背景被写在答案上。

当我说其他开放系统的时候,我指的就是第一层世界中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的外星人。

外星人的存在是永远不能被证伪的,因为第一层世界永远不能被我们认识到,第一层世界会不断的坍缩为第二层世界,但第一层世界永远存在。

那么如果我们知道了历史的意义和目的,我们是不是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历史的终结将是什么样的形态?

本篇已被阅读 


完美的胖达

欢迎来到胖达的竹林 / 作者是人到中年大腹便便的胖达一头 / 说我想说的,写我想写的,拍我想拍的,画我想画的 / 如无意外(偷懒 生病 休假 忙的要死 没东西写)等情况本博客定时更新,时间为GMT零点,望周知

广告

Image Alternative Text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