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完美的胖达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to 完美的胖达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
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三:人与自然的关系

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三:人与自然的关系

. 11 min read

为什么上一篇文章结尾提到了历史唯物主义,但是现在胖达要先来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呢?
那自然是因为人与自然的关系与历史的意义和目的大为相关。

首先我们要来探讨一下人与自然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在环保主义的看来,人与自然是对立和利用的关系。人利用自然,但是破坏自然,然后自然反过来报复人类。

最近很火的桑伯格就持这样的观点。

对于这样的观点,我认为从谱系学上可以给其致命一击:那就是人是怎么出现的。

对于我们这些持演化论观点的人而言,人是由自然界经过演化产生的,所以人是自然的产物,但是有可能对于西方这些文明国家而言,人是由神创的,所以在他们看来,人是自然界本来就不存在的产物。这样的话,在他们看来人和自然处于对立关系就可以理解了。

但是我们既然没有办法相信神创论,只能选择相信目前为止没啥问题的演化论,那么在我看来人是自然的最高产物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人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不论是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物质决定意识,所以自然决定了人的意识;还是按唯心主义的观点。人的意识决定了我们所处的世界,我们决定如何改造这个世界,造成了这个世界现在的样子,都无法改变人是自然界的产物,因而人的行为也是自然界的产物的一部分这个事实。

所以人和自然的关系是什么呢?

我认为正如物质和意识的关系一样。

自然产生了人,所以自然是第一性的,人是第二性的,在这里第一第二只有先后的而没有本质的意思。

但是自然产生了人并不代表人就不属于自然,人依然是属于自然的一部分。
人与自然的互动都属于自然的一部分,不论是与生物的互动还是与环境的互动。

按桑伯格等所言,因为人现在破坏了环境,所以人应该削减破坏环境的行为来保护环境这种说法一定正确吗?
我认为这种说法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那就是用固定的眼光来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

我们都知道人类是从石器时代发展过来的,如果在石器时代,有人说我们制作石器所使用的原料黑曜石快要用完了,我们应该保护黑曜石的产地,减少实际的使用,这样才能更长远的存在下去,你觉得这种说法对吗?

一旦不使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我们就很容易陷入类似的误区而不自知。

人是自然的产物,人也在利用和改造的自然,但是人对自然的利用和改造水平是在不断上升的。

将任何一个给定时期的人对自然的利用的技术固定,然后将这种技术水平所引起的负面效应予以放大,来决定人下一步的方向,这种判断可以说已经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

但是技术的自然发展能够解决一切吗?也就是说,现在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可以随着技术的发展自然消失吗?

所以我认为桑贝格这种认为人应该通过减少自己目前的行动和行为对自然的改变来保护环境,这这是犯了方向的错误,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可以躺在现在的发展水平上不做改变。

每一次对于资源的利用的危机也是随着技术的进展才会被解决,如果说我们的技术陷于停滞,那么自然是有可能向商贝克所言的那样报复我们的。

事实上桑伯格等人所担心的环境危机的一个具体表现就是温室效应加重:随着人类的行为,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在空气中增加超过了自然界每年所能固碳的数量,造成了温室效应不断增加和其他气候现象的发生。

那么这种情况下,我们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是减少温室气体的产生。
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改变我们的行为。那么如何改变这种行为?是通过金钱还是武力,还是联合国的决议?如何确保这种改变的实行?这就超出了环保主义者所能解决的范围,他们除了喊口号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

在我看来要解决环境问题的釜底抽薪的办法只有第二种,也就是应该是去研究新能源。

现在人类最大的危机并不是环境危机,而是能源的使用。现在使用的是不可再生能源。虽然说这个不可再生的能源的不可再生性,已经一再被打脸,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现在使用的能源不是无穷无尽的,并不是像太阳能一样可以无限再生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放缓发展的角度,而是在发展的时候探索所有能够取代现有的不可再生能源的技术方向。一旦当我们找到了可以取代现有能源的技术方向的时候,我们自然对于空气中温室气体的排放就会下降,这才是釜底抽薪的解决环境问题的根本思路,而不是去单纯呼吁环境保护却不拿出切实可行的落地步骤。

在这方面西方的资本主义的能源巨头对于整个社会的前进可以说是拖了后腿的。这也是资本主义对于利益的追求固有属性决定的社会固有缺陷。
当利益足够强大的时候,它可以阻碍以所有新兴事物的对它的挑战。

除了研究新能源,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即使在新能源没有开发之前,胖达认为要解决温室气体也有更符合现代社会的办法,而不是像环保分子主张的那样只会减少自己的生产行为:那就是通过工业行为进行固氮,通过化学方式,用大工业生产的模式将空气中的温室气体固定下来。

唯一的问题是,这需要付出多少成本和多少能源?

除了温室气体之外,到了我们现代社会,对于太阳能的利用已经可以说达到了一个极限了,我们对于太阳能利用基本上是太阳每天在陆地范围所投射的热量的60%到70%,很难想象在这方面还有什么样的潜力可供发挥,剩下的太阳能基本上都是投射到雨林或沙漠等无人区,要利用的难度很大。

我们真正应该要改变的是利用太阳能的方式。

例如我们现在所有的农业都是通过植物进行完成的,但是我们要知道植物要长到人类所能利用的范围,相当多的组织部分例如说种子、根、茎等等不能利用的都是浪费,而植物绝大部分能量在它的生物组织的生长和水分蒸发上面。
不论是对水还是能源的浪费,都决定了在人类的角度看这种方式它对太阳能的利用效率是很低的,这种时候其实我们依然应该采用的是大工业的思维方式,将太阳能的利用链条中减去植物的生物组织的需要,我们需要的只有叶绿素所固定下来的淀粉,至于什么根茎叶这些都是为了叶绿素固定淀粉而服务的。
如果我们的生物技术能够发达到抛弃这些无用的组织直接通过叶绿素细胞将太阳能转化为淀粉,一方面对于水可以大量的减少使用,另一方面对于能量的利用效率将会大为提升,而且对于土地的条件限制将瞬间不再存在,农业将和土地解耦,想象一下这会给人类带来多大的变化。

我相信如果是这样的技术得到推广的话,绝对可以解决世界上所有人类的食品问题。同样的这种技术在垄断了生物和种子资源的西方种植业巨头那边是不会得到研发和推广的。

再进入我们思考的主题,世界的本质问题。

我们在上一篇曾经做到第三层世界也就是人所能影响和改造的世界,我认为本质应该是意识占主导地位。

那么这里面其实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这个本质到底是谁的意识的体现?

如果我们将眼光放到第三层世界本身来看的话,我们会发现这种意识显然不是某个人的意思,而是所有人类的意识的集合。

那么代入人和自然的关系,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人的意识就是自然界的意识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定义意识为具备思辨能力的意识的话,我们完全有理由说整个人类意识的集合就是整个自然界的意识的集合,就是整个第三层世界的意识的集合。
也就是说,当我们说这个世界的本质的时候,第三层世界的本质就是它自身所产生的意识。

我再说一遍,这个地方你同样可以从唯物和唯心两个角度进行解释。
如果我们说第三层世界的本质是它所产生的意识的话,你可以从唯物的方面进行理解,这是第三层的世界的物质产生了意识集合所以本质是物质,也可以从唯心的方面进行理解,这证明了第三层世界的本质是意识而不是物质。

当然胖达的理解是两者都有,意识为主导。

但不论你从哪个方面进行理解,你都要明确的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并不是只有意识或只有物质存在的,这个世界不是二元论的世界。

一旦当我们认识到第三层世界的本质是第三层世界也就是一个人类所能影响到的世界所产生的意识之后,我们就能认识到,人这个生物只是第三层世界为了产生意识所出现的一个载体。

那么第三层世界的意识的集合,为了方便描述,从此称呼为统识,它的本身到底有没有我们所说的意志存在?
历史到底有没有意意义和目的?

这就是我们下一篇想要讨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