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二: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哪个世界

. 约 20 分钟读完

在上一篇文章中,胖达阐述了胖达对这个世界本源的看法。

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都认为这个世界的本源是物质。
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
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

胖达在上一篇文章中,对于这四句论断中存在的与现实社会的矛盾和它本身所蕴含的矛盾做了一个阐述,并且下结论说,我们这个世界更多的是唯心的而不是唯物的。

同时胖达也留下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在意识存在之前就存在了,并且在可以预想的未来,也许没有意识之后这个世界还将存在下去,并且在意识没有观察到的地方,它也依然存在。

为什么胖达会觉得这个我们这个世界是唯心的而不是唯物的呢?

这就遇到了当胖达思考我们这个世界本源问题不断深入下去之后,必然得到的结果:
那就是,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哪个世界?

当我们提出问题: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唯心还是唯物的时候,我们所指的范围到底是哪个世界?

根据物质世界和意识世界的关系,胖达把世界分为四个层次。
接下来胖达就来详细解说胖达为什么要分为四层,是怎么分的,以及这种分层会带来什么结果

第一层世界是意识之外的世界。
既然胖达是民哲,我们就不扯那些术语,就以普通的高中水平的科学水准来理解什么是意识出现之前的世界。

我们先狭义的限定意识是单指人类意识好了,实际上这也不怎么影响整个事物的逻辑论述。

在人类意识之外的世界,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

我们现在对人类意识之外的世界,包括人类意识出现之前的世界和人类意识无法观察的世界都是不能直接观察的,我们所能获取到的信息都是自然科学根据现有的信息所推断的过去的历史或者想象。
有人说毫无疑问,当意识出现之前或者意识之外,整个世界没有意识存在,它一定是唯物的。
我认为这句话也对也不对。

说这句话对是因为如果你从意识和物质的关系来看,既然从世界观的角度我们把它划分为意识和物质二元对立的存在,那么当其中一方不存在的时候,整个世界毫无疑问是属于另一方的。这个判断在二元论的前提下是正确的。

如果我们先抛开这个二元论的判断是不是正确不谈,我们来考察这句话的意义。

当我们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前提就是已经存在意识,并且这个意识针对这个命题进行了思考。
而一旦这个时候我们用意识来想象一个没有意识存在和意识之外的世界,这就陷入了康德所说的二律背反的境地。当我们用意识来想象一个二律背反的世界的时候,我们所唯一能做出的表述就只能是无法描述。
你可以做无数想象,但是直到意识真正观察到之前,你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我们对于出现意识之前和意识之外的世界的看法,都是基于我们这个意识对我们这个世界的了解所得出的,是属于单纯属于意识世界的一个概念。没有意识经历过这个实际存在的世界,并且这个实际存在的世界,除了存在,我们不能对他做出任何影响。
这个时候我们再结合唯物主义的定义来看,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既然这个世界是超脱意识存在之外的,没有意识的存在,所以就不存在物质决定意识这个描述。
同样的,意识不能在这个世界中反作用于物质,那么它对于唯物主义所要研究的世界范畴来说,它也是不存在的。

说第一层世界不存在似乎有点过于武断。其实换一个说法:我们除了说它存在不能对他做任何有意义的描述。
也就是说,即使站在唯物主义的角度,当我们想要描述和研究一个意识不存在之前和意识之外的世界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得出有意义的结果。

这种时候如果我们想说第一世界是唯物的,这个判断显然是必须基于存在意识的前提下才能做出的。这就将我们带入了二律背反的境地,也将我们带入了没有任何意义的循环论证。

所以我认为对于第一世界是唯物的这个判断。我们必须保持沉默。
我们必须保持沉默,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断定这个判断是对的还是不对的。
也因为不论是对还是不对都对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影响。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接触到第一层世界,一旦你接触到了,你所接触到的那一部分就不纯洁了,就不属于第一层世界了哈哈。

有人说我们可以通过观察第一层世界所发出的可被观察的信息来获取第一世界存在的证据。

那么请你注意在你这个描述中,观察信息这个动作就是意识的体现。而根据量子理论,凡观察必带来扰动,只要你观察了,你的意识就干扰到了第一世界的存在。

也就是说只要你观察了,你所观察到的部分就不再属于第一层世界,而进入了第二层世界。

所以对任何第一层世界本质的判断我们都应该保持沉默。

胖达把第二层世界定义为,所有的意识所观察到的世界。
而第三层世界,胖达把它定义为,所有的意识可能通过实践影响的世界。

第四层世界,胖达把它定义为没有物质基础,只有意识存在的一种世界。

先把第二层、第三层世界搁置,我们来看看第四层世界好了。

当我们想要描述第四层世界是唯心还是唯物的时候,那么既然基于定义,第四层世界已经没有物质存在了,那么很明显,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第四层世界是唯心的。

这样的描述对吗?

我认为在第四层世界的认识上我们又陷入了一个二律背反的境地。

我们所知道的任何意识都是依托于物质而存在的,哪怕我们假设AI可以具有意识,它的存在也依托于电子和电路的物质存在。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象一个不存在物质只存在意识的第四层世界。就不可能。

如果有人说你就想象一个没有物质的世界,只有意识的集合不行吗?那么请你注意,当你执行这个想象的时候,你执行这个想象的意识依然要依托于你现在的物质躯体而存在。

所以说这个世界,即使你能把它想象出来,它也不是一个没有物资基础,只有意识的存在的世界,它的物质基础就是你的躯体!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说这个世界的本质是唯心,真的好吗?
既然这个世界的本质是基于你的想象而存在的,而你的想象又基于你的物质基础才能够存在,那么这个世界的本质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呢?

实际上我认为既然这个世界我们没有办法想象它的存在,那么我们判断他是唯心还是唯物的也没有任何意义可言,我们所能做到的依然只能保持沉默。

在虚幻的世界中寻找真实,这是病,要治。

所以其实答案就很明显,当我们讨论这个世界是唯物还是唯心的时候,我们唯一有资格能判断的世界的范围只有第二层世界和第三层世界。
也就是说,既有物质又有意识存在的世界,只有在这两者都存在的情况下,我们讨论哪个是世界的本质才有意义。

不论是第一层世界还是第四层世界,当我们讨论这两个世界的本质的时候,其实都属于言语所不能描述的没有意义的境地。我们可以在思想实验中考虑这两层世界,但是要得出任何结论都不可能。

我们除了说这些世界可能存在。不能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结论。


那我们先来考虑一下第二层世界,也就是说,所有的意识所观测到的世界。

在胖达的定义中,这些世界是所有意识观测到的世界的集合。
所有的意识指的是所有人的意识。

任何设备和装置所观测到的世界最后也是基于人的意识去执行贯彻这个动作,并且结果是由人的意识来进行解读的,所以终归结底这个世界都是由意识所观察到的世界。

如果我们说第二层世界的本质是存在的话,那么关键是除了存在我们能对这个世界了解多少?
仅仅说存在的话,存在不能带来任何信息(用哲学术语是存在不是一个谓项,也就是说存在不是一个有意义的描述)。

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说在雨林中有一棵树,但从来没有人见到过它,也没有人观察过,对于它没有任何可以描述的信息,我们只能知道那里肯定有一颗或者若干颗类似的树木存在,但是除了存在这个描述,我们不能得出任何信息。
我们当然可以通过对于同样雨林中其他树木的描述来推测这些树木具有一些属性,但是既然是推测,他就不是确定性的,那你不能说这是该事物的本质。

那么到底什么是我们的意识所观测到的世界的本质呢?

我首先想问一个问题:
是什么决定了我们所能观测到的世界的范围?
是意识还是物质?

众所周知,我们对于宇宙的了解很大一部分是基于哈勃望远镜对于宇宙世界的观测而来的。

决定我们所能观测到的世界这个本质到底是这个世界还是决定哈勃望远镜如何观测以及观测哪个方向的这个意识?

如果你认为这个世界就在那里,你不观测它也存在的话,那我想请问如果你不能观测到它,它的存在对于我们所说的这个第二层世界有没有意义?如果没有意义我们就不需要加以讨论。
而且如果一个事物你不去观测,你怎么能判断它是不是存在?如果你判断它存在,请问你是不是使用的意识来进行推理和判断,那么这个世界的存在是不是最终还是取决于意识本身?
或者说,当你下这个判断说这个物质存在的时候,终归结底是属于一个意识的判断。

我们可以做一个思想实验,假设哈勃望远镜只剩最后一次观测的能源,这个时候有天球两个方向可以供选择,那么最终观察结果决定了我们的第二层世界是包含了方向a所观察的结果世界还是方向b所观察到的结果世界,也就是说第二层世界的范围的拓展是在基于哈勃望远镜所能观测到的范围的可能性上由某个意识的选择进行了坍缩之后得出的结果。
我这么描述你是不是能够理解?
事实上最后一次观测的能源这样的限制完全可以去掉,任何一次观测都是有意识决定范围的,没错吧,哈勃望远镜的能源不是无限的,所以如何使用有限的能源观测无限的世界,每一个决定都是由意识来做出的吧。

既然第二层世界的范围最终是有意识的选择所决定的,那么如果说我们说这个世界的本质连一点意识的存在都没有,想必是不能够服众的吧。

同样再举一个例子,假设我们已经选择了某一个方向作为哈勃望远镜的观察方向,但是我们知道哈勃望远镜的镜头也有很多个,如果我们的能源只能够使用其中一种观测方式来获得对于我们观测的范围的属性,例如说对于到底是观测可见光还是观测电磁波还是观测其他宇宙射线还是观测引力波,我们只能选择一个,那么这个时候我们所能观测到的世界,在这个哈勃望远镜所观测的观察的范围内的具体属性,是不是也是由哈勃望远镜所能具备的若干种可能性经过人的意识的选择之后坍缩所决定的?

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不论是范围还是我们所能观测到的属性,其实都是由人的意识所决定的,那么这个世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对世界的观察的结果数值反映了客观世界,但是观测哪一个数值则由意识决定,所以本质到底是啥?

如果说第二层世界,其实离我们的现实世界还是有点遥远的话,那么第三层世界就完全属于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本身。

就像我之前所举的例子那样,在你目力范围所及的所有物质,你没有办法找到任何一个物质是不基于人类的劳动实践而存在的。这个时候你认为这个世界的本质是意识还是物质?

当我们的劳动实践影响第三层世界的时候,第三层世界也通过我们的劳动实践的反馈的结果影响着我们,但是归根结底这个影响的本质是由谁决定的?这就要看你所判断的世界的角度从何而来。

我再举个例子,地上有一块黑黑的石头,我们现在知道它叫煤,也知道它能燃烧,但是在我们知道这块石头是煤和它能燃烧,以及我们使用煤来作为能源的来源的一部分之前,煤这个物质是一直存在的。
但是在这之前煤并不是作为我们现在所理解的煤的意义来影响着我们的第三层世界,它只是作为一个黑色的石头的存在影响我们第三层世界,例如被用来砌墙或者扔来扔去等普通石头能做到的事。
只有当我们对这个物质的认识和了解,也就是在第二层世界的范畴上发生了变化,同时我们在第三层世界的范畴对于煤根据第二层世界所了解的结果进行了利用和实践改造之后,煤本身这个物质才能够影响到我们的第三层世界这个物质存在的集合。

在有意识在第三层世界范围里决定对煤进行影响之前,大概也有个至少若干万年,这块煤一直作为一个黑色的石头在地球上存在着,但是这个存在对于这个世界造成了任何影响吗?煤的存在本身对于世界是没有影响的,只有当第三层世界发现了这个存在,并且想到了如何利用这个存在来影响这个世界的时候,煤这个存在才能以煤的意义对世界造成的影响。

那么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对真正对世界造成影响这件事,想到要利用煤的这个意识还是煤本身能够被用来改造这个世界的性质,你愿意从哪个方面进行解读就决定了在你的眼中这个世界其实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

但是我要指出的是,煤作为可以被燃烧的存在,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这么多年,但是直到他被人类的意识所观察和利用之后它才能够对第三层世界造成影响。

如果我们说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的本质是物质的话,那我们我们就要解释为什么之前那么多年它对这个世界都没有造成影响。
如果你认为是物质准备条件不够的话,那么我之前也同样举了若干例子,即使物质条件准备足够,如果意识没有发现到这一点,这些物质准备条件就没有对这个世界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意义。

这也是为什么人类会对于发明这么看重。
如果没有这些发明,仅仅凭物质本身的存在,我们就能对世界进行改造了吗?

当莱特兄弟想到将木头制造的飞机飞上天空之前这款木头一直存在,但是它能够飞吗?
木头能飞的本质是因为木头能飞,还是有人为了让木头能飞对它进行了符合客观规律的实践的改造,这是决定我们这个世界本质的根本判断。

对于马克思唯物主义而言,一方面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对于世界进行的改造。另一方面又认为这个世界的本质是物质。
这两者之间其实是有根本性的矛盾的。
你不能一方面强调人的意识对世界的改造,另一方面又认为这个世界的本质是物质的!
人的意识,如果不是本质的,在这种改造里面到底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们在人类的发明史上可以看到无数临门一脚,但是因为缺乏灵机一动没有做到的发明和发现。对于那些有灵机一动的人来说,这个发明和发现的出现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如果你认为基于大历史的角度,只要物质存在就一定最后能出现具备这些意识的改造意识的存在,那么你就走向了历史唯物主义。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只要物质条件足够,迟早都会产生所需要的意识,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确保物质条件的存在和达到要求。

我再说一遍,这体现了机械决定论和宿命论,以及神创造的观点。
无论如何这也和唯物主义是自相矛盾的。

但是我们要注意到历史唯物主义有它成功的一面,它能够解释世界上历史的很多现象,所以说,当我们讨论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历史是不是有自己的意义和目的?

目前为止,胖达认为历史唯物主义对历史的解读,陷入了将手段当做目的的陷阱。同时历史唯物主义有一个蕴含在自身理论之中的不可调和的矛盾,那就是说如果物质决定意识,同时历史唯物主义又认为历史是有方向的,那么就要解答这样一个问题,物质为什么会产生方向?

幸好胖达的理论对于以上这些问题都可以解答,所以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下一篇。

本篇已被阅读 


完美的胖达

欢迎来到胖达的竹林 / 作者是人到中年大腹便便的胖达一头 / 说我想说的,写我想写的,拍我想拍的,画我想画的 / 如无意外(偷懒 生病 休假 忙的要死 没东西写)等情况本博客定时更新,时间为GMT零点,望周知

广告

Image Alternative Text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