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与时代,新冠与大号流感

. 约 33 分钟读完

嗯,今天文章之前先给上次文章打个补丁,上次没列提纲放飞自我,一不小心就从善恶观飞到疫情去了哈哈哈,嘛,没关系,博客就是自留地,就是这么任性。

自驱力下的劳动是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外驱力下的劳动是养家糊口的工作

博客当然是自驱力的,我也刻意不去追求任何数字,避免在输出时过多考虑他人的感受,说人话就是我想说啥就说啥,自己付钱自己high,完美。

曾经我保持定时更新,后来发现这样反而会让我感到束缚,所以后来就随缘更新了。

反正平淡的生活也没那么多好说的哈哈哈。

当然我尽量不胡说,希望读者能有收获,没有收获也没办法,我们没有缘那就不要勉强,勉强是没有幸福滴


上次我写了阿赖耶识,后来回忆下可能是写错了,所有人意识的集合佛教是叫它如来还是真如来着,管他的,反正不重要,认真看了的人都知道我想表达啥意思,领会精神独立思考就行了。
语言是束缚思考的枷锁,这话好像是维特根斯坦说的吧,不是他说的也没关系,你知道这句话有其正确性就行了。

当然胖达尽量不胡说不代表胖达就一定不会满嘴跑火车,胖达又不是真理,胖达哪些说的是对的,哪些是思想正确但是用词错误,哪些是用正确的论据得出了错误的论点,哪些是从头到尾都错了,哪些是论点有偏差或片面性,欢迎你对此作出自己的判断,再说一遍,独立思考
胖达不为你负任何责任,你的所有选择都得自己负责,明白吗?
你从胖达的文章中获取了什么,也是你的事,胖达要做的,在胖达发布文章的时候就结束了。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哈姆雷特都是属于读者自己的而不是属于莎士比亚,就是这样。

还有一个要补充的就是当我用西方的体系描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时候忘记提到博弈论的内容了。没有提纲就容易这样丢三落四哈,写文章之前想好了但是一不小心方向一歪就兴高采烈地写其他内容去了,我的锅。

博弈论挺好玩,建议大家自己阅读相关文章,我不再多做科普。

如果你了解博弈论的话你会很快发现一个多次博弈的课题,也就是多次囚徒困境并且博弈双方具有记忆的时候的决策选择。
单次囚徒困境的时候如果做出理性选择是很明显的,背叛。
那么多次面对囚徒困境的时候的理性策略是什么呢?
有两轮很有名的博弈论策略实验,过程略去,总之结果就是 tit for tat 策略在两轮实验中均取得最好成绩,值得一提的是第二轮实验是在第一轮实验结果公布的基础上做出的,也就是大家都知道最佳实践的情况下,做出的所有改进都无法超越最佳实践,可以说这个策略基本稳定
而这个策略的基本逻辑就是以牙还牙,一报还一报,换句话说就是一开始信任对方,如果对方第一次也选择合作那就接下来合作,直到对方选择背叛,那么接下来该策略也背叛,然后继续回到信任模式。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策略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博弈论环境下的实现,一点都不带差的
这个策略连续数年在各种策略对抗中取得更好成绩,虽然没有数学证明,但是多数人都公认这是重复囚徒困境下的最优解

所以不论在东方传统意识形态,还是在西方现代科学环境中,都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最优解。

当然还有些其他有意思的推论,比如在多人群体重复博弈中,不同比例的不同策略间获利的稳定性和扩散性等等,不提过程,结果就是以牙还牙是符合自然选择的稳定最优策略

所以在古今中外所有社会中我们都得到类似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价值观并不是巧合,而是必然,是符合科学的唯一结果

上篇文章我提到了社会为了保持价值观应该维持公意判断下的善恶行为得到相应的果报,站在个人的角度,你对每一个和你交往的人,也应该持同样的态度,以信任开局,并对所有愿意共赢的人保持信任和合作,而对背叛的人也以背叛回报。
甚至我建议对背叛的人以永远背叛回报,这样建立你的严厉的名声,以便于以后遭遇更少的背叛,因为对于合作者而言,一次背叛要以未来全部遭遇背叛为代价,这样相比之下合作的诱惑就会更大了。

老好人是没有前途的,各种背叛策略会不断的在老好人身上得利。
一味的与世界对抗和妖魔化他者也是不可取的,我们的社会没有那么差,实际上任何差到应该采取这种策略的社会都已经被淘汰了或者正在被淘汰。

温柔的对待这个世界,奖励所有善行,并且不放过任何恶行,以牙还牙,这就是个人如何实践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原则,不论从道德还是意识形态或是从科学上看,都只有这一个最优解。


说到个人,我很明显的在前几天扩散我之前文章的时候感受到了花剌子模信使效应的存在。

什么是花剌子模信使效应呢?就是说人们会厌恶带来坏消息的人
我会把这种效应分为三个阶段。

首先,刚收到消息,如果是坏消息或者不符合收信人预期的消息,就会讨厌信使,因为认为信使是坏消息本身哈哈哈。
其次,如果有人愿意仔细的分析坏消息,发现消息的内在论据和逻辑得出了正确的论点,那就证明了收信人的思考不周到或信息有偏差或者逻辑有错误,总之就是为什么我没想到,是一个对自我的否定,是痛苦的,于是带来痛苦的信使就被讨厌了。
最后,如果事实证明了信使消息的正确性,那就既否定了过去自我的判断力,又证明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自己面前但没有被珍惜(哈哈哈),也就是不光蠢还不听劝,但自己是不能恨的,那就只能更用力的恨信使了。

如果收到一个坏消息,或者不符合自己判断和预期的消息,或者和自己三观矛盾的消息,第一反应是抗拒,那这就是凡人。

总之错的一定是世界,不是我。

非凡人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分析,这个消息是否给出了足够的信息,足够重新审视自己的判断?如果是,那就根据这些信息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如果不是,那就以此为契机收集相关信息来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而无论经过思考和判断的结论是什么,都是自己的新观点,如果和自己以往三观不一致,那么就说明三观需要修正。

总之世界没有对错只是存在着的现实,只有对世界的认识才有对错,如果我的认识错了,不符合世界现实,那就改,如果我的认识对,那就不需要改。

你想当凡人还是超人?旧人类还是新人类?
改不了三观的人,就是老顽固,就是性格决定命运,至于你为什么改不了,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关心。
随时保持开放心态的,愿意接受改变的人,知识改变命运,才能更好的适应这个社会,才有可能超越凡人,有可能,不一定哦。
两条路,你选哪一条

我在吾日三省吾身,可也中提到了反思,要记住的是,任何一次反思都是从坏消息开始的,如果你拒绝所有的坏消息,你就拒绝了所有变好的可能性

凡人厌恶坏消息,超人欢迎坏消息,因为每一次坏消息都有可能是带来进化的反思的契机。

顺便说一句,有些群里对我的文章会有无谓的反对或者质疑我动机的,我都直接退群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么,没脑子不思考的人没有资格获得解释哈哈哈。我又不欠他们钱。

当然,每个人都会遇到没有能力反思和对消息的正确性判断的时候,我们又不是神,怎么办呢?没有能力那就去学,去积累知识,现在是网络社会,你可以去搜索,获取知识不要太方便。
抖音可以用来刷笑话,也可以用来学做菜,技术是有其偏向性的,但是人总是使用技术的,不要被技术操控。

技术不一定是中性的,但是人总是具有能动性的。

我一个做IT的理工男,靠自己的时间和努力不也能变成民哲吗哈哈哈。

不要拒绝一切不符合自己认知的消息和内容,不要极化自己的观点,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不要封闭自己的三观,一直保持三观的可变性,在不断的变化中找到基本稳定的三观基石,这才是同时做到 open mind 和独立思考的关键

当然这很难,一点也不容易。
很多时候人是不愿意走难的那条路的,有容易的路不走,勇攀高峰,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凡人当然不是一无是处,凡人的生活方式非常具有优越性,超越凡人的生活方式也自有其局限性,所以,一切都还是在于如何选择,并且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愿意选并愿意负责的,也许会超越凡人,而不愿意选或不愿意负责的,则肯定是凡人。

社会总体而言是稳定的,资源总体而言是足够的,于是和平时期,凡人也不会遇到什么问题
而一旦出现资源不够的时候,如果你还选择凡人的生活方式,那么自然平均分配到个人头上的资源就不一定足够。
我一直在说,想要获得和众人不一样的结果,就必须做出和众人不一样的决定,否则凭什么呢?难道凭你是位面之子?
当然不从众不代表一定优越,也许是比大众更差对吧,但是从众就一定平庸,你是否选择从众就看你自己不甘平庸的决心有多大了。

举个现实的例子,在日华人可以选择随大流,也可以在看完我的文章后选择立刻回国,我的文章不一定对,但是立刻回国的人和待在日本的人显然会面对不一样的生活,现在判断哪个选择正确还不一定,但是如果需要撤侨,几十万人的行动所需要的时间和资源和每个人平分所得到的资源显然不如提前买票自己回国那么享受。现在想回就回和可能发生的几十万人等撤侨显然不是一个层次的生活。

当然不从众也不是一定正确,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可能日本的学业和工作就顾不上了,而等到日本人反应过来出台相应政策保证学业和工作的时候谁知道是哪一天,到时候可选的资源和窗口期都会减少,所以是否愿意付出这些代价就得自己决定。
也许奇迹发生,日本疫情就控制住了,那学业和工作就白放弃了,那也没办法不是吗。

而且很多时候并不是不从众就一定有好结果,也许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也不一定,甚至会遇到猪队友拖后腿也有可能。

但逻辑是不变而且清晰的,越是社会动荡时期,越是资源不够的时期,选择不从众的平均预期收益与从众比越好,自己仔细思考这句话吧。

举个例子平时没人在家囤米,米够的时候囤米与否根本不影响生活质量,但是万一米不够了,那些提前囤米的就比不囤的普通人吃得饱,普通人就得根据配给量吃,就这么简单。(我没有任何意图说米会不够,纯举例,不要阴谋论)

而且我发现绝大多数人做任何选择的时候都不考虑一个基本现实:
每个人都是会死的
很多人都在想,事情不会这么糟的,会解决的,要死也不是我死,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侥幸心理。

每个人,每个人死前都很难意识到自己会死。
但是认清现实,人就是会死的,基于这个基本现实再来考虑自己的选择比较好。

认为自己不会死的人死前最经常的抱怨就是凭什么,凭什么是我死啊
那又凭什么不是呢?你做了什么不一样的选择吗?没有的话,大家都会死这次就轮到你死了,有什么问题吗?凭什么就你不能死呢
华为老是说自己离破产只有半年,我建议在这个非常时刻,大家都不妨都认为啥都不做的话自己离死也只有半年,然后再来判断自己的行为。

在时代的巨轮面前,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不代表判断历史巨轮的方向是无用的。

如果你不判断历史的方向,那就是赌命,愿赌服输,被历史巨轮碾压的时候记得别问凭什么了,多问问凭什么不。
判断对历史巨轮的方向,有能力的可以顺势而为,没有能力的也可以勉强躲过碾压,当然也存在判断错误自寻死路的可能性,但是起码被碾压的时候你不会问凭什么。
举个例子,不判断历史巨轮方向的好比美股的散户,随心涨跌佛系炒股;判断会下跌的可以及时逃顶(比如我),有钱有机会愿意赌的还可以反手一波看空,两天跌1900点这特么能赚多少倍!!!
当然你还得愿赌服输,如果在我刚判断跌的时候就有人去看空,如果杠杆加的太多,因为美国人判断形势比我慢,市场还在涨,这就悲剧的直接爆仓了哈哈哈,判断太超前于市场情绪就容易这样悲剧。

个人在时代目前是渺小的,但是时代不会碾死所有人,所以有时候也不要太担心。

好话赖话我都说了,我就是这么屌哈哈哈。


以上是我对有些个人在当前自我决策考虑中全面性的看法,而我也发现,绝大部分人在判断他人决策的时候又不会考虑到一个事实:
任何一个决定都有错误的可能性,我说的是各国政府。
所有的决策都是基于当时可以获取的信息加以考量后作出的,事后诸葛亮滚粗。

这就有两种体现:
首先是神化国外的措施
经常看到有些精日精韩精新(还有这个品种我都惊呆了,我倾向于这可能是恨国党而不是精新吧?这世界真的有精新??)为他国政府辩护,其中一条理由就是人家多么多么精英,考虑多么多么全面,既然这么选肯定就没问题的
我特么也是醉了。
照这个看法这世界就不应该存在失败政府和失败决策了呗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决策是不是正确不应该拿成绩说话吗?直接夸人家决策过程是什么鬼?论迹不论心懂不懂?
一个决定,不论在考虑的过程中考虑了多少政治的经济的现实的不现实的因素,在实施过程中有效与否只看是否能够满足医学防疫的需要,是有科学判断的,日本人考虑奥运会再多关疫情什么事?病毒会管你奥运会吗?韩国人考虑经济问题再多,病毒又会理你吗?
病毒只干两件事,传播和繁殖,所以任何措施都要看是否对病毒的传播和繁殖起作用,否则有个卵用
当前各国确诊人数少的更是没什么好夸的好吗!

确诊人数少,可能是真少,可能是假少,真少的不一定将来不少,假少的将来一定不少,就现在而言急着夸他国的人必须是坏,不可能是蠢,哪有这么蠢的

照他们的逻辑,一月初全国(除湖北)的政府都必须狠狠的夸,确诊都是0哦,那当时各地政府做了啥措施吗?啥也没做啊!那不管,反正确诊少就可以夸,脑子里都是屎吧
疫情根本都没过去就急着夸国外政府的,夸你妈逼啊。
复盘也得先有盘可复啊,除了中国,其他国家都没开始,你复个蛋的盘啊,这就夸的人,夸你妈逼。
印尼不能自产核酸,一份售价7w5美金,所以一个确诊都没有,你能夸印尼措施牛逼吗?
能吗?
确诊数字少,可能是没测,可能是没有,测了也可能是在爆发前夜,也可能是控制住了,也可能是不给测,光看数字有毛用啊?
关键是有没有做到应收尽收,应查尽查,有没有明确所有密切接触者,有没有办法阻断传播路径,有没有办法控制传染源
关键是有没有不明原因的社区传染,关键是有没有二代人传人
治疗有多少都靠边站,没戏,你不可能靠治疗的线性增长打败传染病的指数增长,当然靠死人可以,该死的都死了传染病自然没了,没毛病

防疫这种事情是医学上可以明确判断的,啥国情啥经济政治考虑都没有用,就是能控制、不能控制这两种,没有别的选择

其次是妖魔化中国的决策
前段时间还杯葛武汉为什么不早点封城,现在看着中国疫情基本被控制住了又开始批判为什么要封城,这种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傻逼
尤其是这种人的论点多半是国外没有封城也没有怎么样云云,妈的智障啊。
人家刚刚进入感染期,你就敢判断他们不会有爆发期不会有医疗资源挤兑了,干啥都委屈你了,去干地球球长吧,这个职位不屈才。

没学过概率论的人我真的跟他没有什么话好说。
感染病患的年龄和性别分布是有模型的(托中国的福,当然模型也在不断修正中),如果当地确诊人数不满足这个模型,多半不是模型错了,是检测取样有偏差,说人话就是有漏测,数据不准
如何根据不准的数据和标准模型判断真实数据,这也特么是科学,不是魔法,OK?不管怎么判断,漏测的国家真实数字一定大大高于当前数字,明白吗?
靠当前国外确诊数据来批判中国防疫政策的,你那么牛逼咋不上天?
很多人以为病毒就只有这点能耐了,完全不考虑当前中国(除湖北)外病毒和疫情的表现是付出多少牺牲才得到的,合着你就真认为佛系抗疫有用?

你仔细看看美国从钻石公主撤侨的举动,直接拉军事基地,这时候怎么不给美国爸爸吆喝限制人权没有自由了?另一方面说明美国根本不信日本给的检测结果,结果中国还有人信日本确诊少,呸!
美国CDC明确表态必要时要中断商业和学校,全世界当时中断商业和学校的只有中国,来自对手的夸奖才是真正的夸奖,你懂?
不是一个级别的国家做不到我们做的,不代表我们做错了
人家是退而求其次你懂不懂啊??
妈的路线自信去哪了???

在这里我尤其要批评媒体,也希望各位读者自己注意。

防疫,是人类对病毒的战争,紧急状态就是战争状态,敌人看不到,不代表战争不存在。

前线医护人员付出努力和牺牲是战争,后方人民努力做到隔离也是战争,甚至我们这边的战场比前线更关键!我们也是前线的一部分,少出门几天不会死!!!

战争期间不要考虑后方情绪稳定的问题,我们情绪不需要稳定,需要有序紧张!!!稳定就会麻痹,麻痹就会大意,大意就会传播,传播就会扩散,扩散就会崩溃!!!

一旦媒体开始鼓吹放松情绪,就存在控制不住病毒传播的风险,前线医护人员就要付出更多的牺牲。
放松的人就是罪人,不要辩解,没有理由。
战争期间可能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但是现在收起那套恨国的嘴脸,病毒面前没有国界,只有人类!!!
国内战役可能获得了阶段性进展,但离宣布胜利还早得很,关键的是看当前局势,马上就要面临国际战役了,世界性的面对病毒的战争即将打响,你以为全世界股市一起跌是为了什么?难道就因为被吓到了
现在其实应该考虑的是疫情下如何保障今年春耕了。

客观的看待一切信息和数据,不要阴谋论。

胖达在文章中也一直注意一直以数据和逻辑判断为主,不判断动机,动机的判断是无意义的,主观再怎么样也是需要通过实践来改变世界的额,我们只需要关心实践和实践的结果即可,世界那么大,你关心主观关心得过来吗?
不要做任何主观判断,根据既有信息做判断和逻辑推理,要尊重科学,要有前瞻性,当然太有前瞻性也没必要,不要浪费心力。
比如前瞻性到经济大萧条就可以了,再往前到冲破第一岛链平分太平洋就没啥意义了。
前瞻到中国输出实力和价值观就可以了,再往前到亚洲一体化就扯淡了对吧。
还有要注意不同国家的决策的基准不一样,比如日本的决策基准就有多少是基于概率的,比如觉得当前措施可以控制疫情蔓延,轻症可以自愈,医疗资源可以满足重症需求等,这种需要看脸的概率条件越多,赌性越大,越容易输,而且一输就输个大的,哈哈哈。


接下来我说说新冠病毒和流感的关系
为什么我要说这个呢?因为我已经看到不止一个人说新冠是大号流感了,没关系,嘴巴长在他们身上我也不可能不让人说话,但是接下来他们就真的按照流感的标准来批评中国防疫过度了,我擦,这我就不能忍了,这群傻逼

大号流感的基本论点就是中国除湖北外死亡率并不高,0.2%(数据是否正确我们再说),流感是0.1%,所以没啥了不起的。而且湖北死亡率那么高,到了外省死亡率飞速下降,说明病毒随传播毒性下降了,那么再传到国外毒性就更小了,基本就等于流感了

我先来说一下如何科学的看待这些观点。
科学实验中的一个首要基本思路就是控制变量,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对比两次实验数据,两次实验中的不同点越少越好,最好只有一个。越少的不同我们就越容易对实验数据的区别进行归因,否则就很难判断影响实验数据的不同因素在差别中的作用。

那么我们再来看湖北数据和外省数据之间的区别,我们可以明显发现两个数据的形成因素有极大的不同,武汉经过了长期的医疗资源不足阶段,而外省一般来说都是直接全力防疫,并没有这个阶段。而且武汉的小区封闭甚至晚于大多数外省市,于是外省的隔离力量也大大强于湖北,这也理应在数据中得到体现。
在这么多前提条件不一样的情况下,数据出现不一样是正常的,而通过这些不一样的数据,将原因归因于病毒变异毒性下降反而是没有任何事实支撑的,何况也不断的有辟谣说病毒并没有出现随传播出现传染性和毒性下降的证据。
正如我在上篇文章中提到过的,
当我们分析中国外省患者数量和死亡率下降的原因的时候,必须考虑到条件偏差:
原因肯定有:

  • 中国采取了严厉的隔离措施阻止了病毒大量传播;
  • 中国投入了大量医疗资源确保病患的救治;
  • 及时发现轻症患者并救助,减少了轻症转向重症的概率;

可能有:

  • 病毒随传播感染力下降了;
  • 病毒随传播毒性也下降了。

如果没有特别强烈的直接证据,对于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后面两种可能性,在数据分析时必须舍弃

而有些人又提出在钻石公主上发现大量无症状感染者,说明病毒毒性下降了。
马马虎虎有点内意思了,但是很遗憾,这个观点依然没有掌握好控制变量的关键。

钻石公主上是密闭空间,也就是说人没法跑,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无症状感染者被大量发现,而正常城市中人来人往,如果无症状感染者基本上是没有太多机会被检测和确诊的,于是从钻石公主发现大量无症状感染者这个事实中,我们不应该得出病毒毒性下降的结论,而应该得出在当前世界各地也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未被发现这个结论

如果这些无症状感染者自愈了,可能就永远无法被发现了,而这些人在感染到自愈期间自由行动,只会增加病毒传播的概率,而不是件好事啊同学们。

所以一个同样的事实,有的人可以得出乐观的结论病毒毒性下降了,我则可以得出悲观的结论病毒传播概率更强了,谁正确呢?
请你自己独立思考来判断吧。

我只是希望提醒大家,除非有明确的分析和研究报告,否则绝对不要将希望放在病毒毒性下降和感染性下降上,这是在赌命。


既然说大号流感,我们就来看看流感到底啥样

先看小号流感:
季节性流感,根据WHO数据,据估计,在全球范围内,流感流行每年造成约300万至500万严重病例,约29万至65万例与呼吸道疾病相关的死亡。而根据这个数据我们反推感染人数,美国流感重症率约1.4%(以此估计世界感染人数偏低,不过无所谓),可见每年流感感染人数起码也是两三亿的级别。

再看中号流感:
西班牙流感,我在后疫情时代中大致描述了一下西班牙流感,根据不同统计口径,感染了当时全世界人口的30-60%,按当前世界人口七十五亿同比计算就是二十亿到四十亿级别。

再来看大号流感:
新冠病毒肺炎,怎么样,现在还对大号流感掉以轻心吗?哪怕感染10%的人也是七八亿人起步,大号流感真的不用怕吗?

请注意我以上根本还未考虑死亡率,只是考虑传播率。

我划分小中大号流感的依据很简单,看R0。

季节性流感R0,1.3,扩散指数1.3-1=0.3
西班牙流感R0,2-3,以3计算扩散指数3-1=2
新冠病毒肺炎R0,3.7,扩散指数3.7-1=2.7

如果R0为1,则一人传一人,病毒基本不扩散,我们做的任何防疫措施的终极目标就是将疫情的R0减少到1以下,这样才算切断病毒传播途径,可以说基本控制疫情。

一个流感每年感染两三亿人,面对扩散速度是流感9倍的大号流感,你是不是还觉得无所谓呢?

当然,每年面对流感我们一般是不采取什么防疫措施的,就按有戴口罩习惯的日本算,感染一两千万人也是平平常常,感染率10%可以说是基本操作了。
那么,采取佛系防疫的国家,面对R0为3.7的大号流感,感染人数能比流感少?我觉得不可能,不用保留意见,就是不可能
韩国医院103人感染99人,中国监狱等事件表明特定情况下甚至感染率可以接近100%

面对飞沫传播、粪口传播、气溶胶传播、粘膜传播等感染技能点满的新冠病毒,佛系防疫是不可能阻断一个R0为3.7的强者之路的,并不因为这些措施是谁提出的谁在实行我们就能判断它生效,最终,一切还是要讲科学而不是讲主观。

接下来我们再看另一个关键数据,死亡率。

我知道,当我之前判断疫情死亡率的时候我其实指的是重症率,不过没关系,很多人坚持不认为其他国家医疗资源会遇到不够的可能性,那我们就算实打实的死亡率好了。

首先我们要明确,大号流感不是流感,是肺炎
流感可以自愈,是因为流感是从上呼吸道开始感染的,而人类有自洁功能,通过喷嚏、咳嗽等排出体内的致病物(顺便帮助病菌传播),所以一般来说靠免疫力就可以了,但是一旦流感侵入下呼吸道发展成肺炎,也是必须要去医院医治的。

而新冠病毒肺炎,一开始就走ACE2受体侵入人体,上来就是肺炎,并且同样通过肾和睾丸的ACE2受体进行侵入(男性死亡率高女性一倍,多了两睾丸是因素之一),可能造成肾衰竭和睾丸功能丧失,所以死亡率完全不可能等同于真正的流感,这种时候不需要通过猜测,可以直接上数据。

根据丁香园转卫健委数据,截止2-26号,累计死亡2718,累计治愈29869,累计确诊78190。
请注意我们计算死亡率不能用死亡除以确诊,因为现存确诊但未出院的病患一定会有人死亡,所以用这个方法计算死亡率是偏低的(之前各国政要宣传给群众稳定情绪用的0.2%的外省死亡率就是用此偏低的方法算出)。
其中湖北死亡2615,治愈20935,累计确诊65187。
武汉死亡2085,治愈11816,累计确诊47441。

所以湖北以外省,死亡除以治愈加死亡,(2718-2615)/((29869-20935)+(2718-2615))= 103 /(8934 + 103)= 1.14%
湖北除武汉,死亡除以治愈加死亡,(2615-2085)/((20935-11816)+(2615-2085))= 530 /(9749 + 530)= 5.16%
武汉,死亡除以治愈加死亡,2085 /(11816 + 2085)= 15%

而上面分析我们已知无症状感染者和自愈者的存在,并且会影响数据,于是我们将死亡率减半以反映这一变化。

对应的死亡率分别为 0.6%,2.6%,7.5%。
分别对应医疗资源无限,中等,底线情况下的死亡率
无法保证底线的情况下(比如非洲等没有条件的地方,或者印尼?)死亡率完全有可能高于7.5%

那么如果我们真的按大号流感来对待新冠病毒肺炎的话,可能造成的死亡最乐观的估计是20亿的0.6%,一千两百万,悲观估计是四十亿的15%,六亿

更悲观的估计没必要了,数字已经够大了(不是现实一定不会出现更大的数字而是我认为已经足够说明情况了)。

瞧,大号流感的威力超过你想象

我还没有计算因医疗资源不足造成的重症死亡,以及其他次生死亡数。

中国如果真的按某些人鼓吹的佛系防疫去做,死亡两百万起,甚至可能到一亿

我都不说处处皆武汉了,处处皆黄冈你干吗?孝感?天门?
鼓吹佛系防疫的人,主动去武汉住一会呗,反正你觉得是大号流感吗,佛系防疫那在哪都一样,去吧,不一定会死的。

大号流感你妹

新加坡领导人为了稳定群众情绪的说法,你要是当真你是不是傻,哈哈哈!!!

本篇已被阅读 


完美的胖达

欢迎来到胖达的竹林 / 作者是人到中年大腹便便的胖达一头 / 说我想说的,写我想写的,拍我想拍的,画我想画的 / 如无意外(偷懒 生病 休假 忙的要死 没东西写)等情况本博客定时更新,时间为GMT零点,望周知

广告

Image Alternative Text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