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完美的胖达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to 完美的胖达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 31 min read

在看文字之前,大家先问问自己,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解是什么?

是觉得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吗?
是觉得善行一定得到好报,恶行一定迎来恶果吗?

醒醒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再像小孩子一样天真了。
例子我就不举了,行善者未必得到好报,行恶者也未必得到天诛,虽然残酷,但欢迎来到地球

那么胖达今天为什么要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呢?
今天胖达就谈一下自己的善恶观。

首先,天理是不存在的,所以天理昭昭是无本之木
天并不在意你是善还是恶,天没有那么无聊,你也没有那么牛逼。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地看来,一切众生平等,并不存在行善者和行恶者的区别不是吗,无善无恶心之体,我都说过了,对世界来说,一切发生的都是客观事实,你如果认为有一个超自然的天会对人的善恶做判断并做回应,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吧。
天没有心,谈不上善恶

那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是错的吗?
并不是,只是理解方式可能和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

我们首先要明确两点,当我们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时候,我们省略的两个关键到底是什么?
第一点,就是如何分辨善恶?善好恶是对谁来说?谁说了算?
第二点,就是报应报在谁身上

当你想清楚这两个关键之后,你就能真正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了。

如何分辨善恶?
杀人者几乎全都认为自己杀人是对的,毫无疑问,在他们看来这是符合善的,所以以杀人者自己的善恶判断为报应标准可以吗?
被杀者几乎全都认为自己不该死,毫无疑问,在他们看来这是符合恶的,所以以被杀人者自己的善恶判断为报应标准可以吗?

如果在上面两句话中,杀人者其实是行刑人,被杀者其实是被法律判处死刑者呢?善恶观颠倒了吗?

何为善?何为恶?
当事者判断能不能作准?当事者不准那怎么办?

有一句古话,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叫公道自在人心

当事者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你说了也不算,谁说了算呢?其实是民意。

报应是报应在谁身上?这是根本问题,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绝大多数时候被质疑的点。

我们可以轻易的举出无数例子,不管你怎么看,不管你以民意如何判断善恶,都能找到违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实际存在的事件。

所以其实理解的关键就在于明白,报应不是指报应在当事者身上,正如判断善恶也不能以当事者为准一样
既然公道自在人心,判断善恶的标准应该是民意,那么其实真正报应所在,也是在人心和民意

继续看之前不妨先自己思考一下这是为什么以及如何实现的。

换句话说,果报是应在阿赖耶识上。

看不懂么?说人话就是个人的行为由公共体买单,并根据个人行为所得到的后果作出报应判断,进而影响到公共体的所有人的行为,无限循环。

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具体的解释就是,当共同体注意到某行为的时候,公意会对此作出善恶判断,而个体受到的报应会被纳入公意判断的范围,影响之后的判断进而影响到对应的报应行为。

其实还是不那么容易理解,我可以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首先,中华人民已经存在自古以来的善恶观(经过历史上所有善恶行为和对应报应累积下来的),当南京彭宇案的案情和判决被全中国人民知道之后,公意上认为主动救助的善行得到了恶果(这个判断并没有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矛盾,因为真正的果报不属于彭宇个人,属于全体中华人民),于是整体来说这是一个恶行,于是从此主动救助的善行就会减少,于是全体中华人民就要承受这个主动救助行为减少的恶报
也就是说公意认为善有善报被打破了,这是不对的,于是就以更少的善行来回应这次打破行为,于是善有恶报这个不对的行为收获了恶果,这就对啦,恶有恶报

请注意上面例子中的关键点。
事实如何以及彭宇个人是否真正受到公正的判决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公意对整个事件和果报的判断

可能有某些个体(如法律从业者等)会认为彭宇案是公正的,是善恶有报的,但是必须以共同体的公意为标准,并且最后果报范围也会由受事件影响的共同体来承担。

这就带来几个推论。
首先,媒体和话语权是很重要的。公意当然是受舆论影响的,假设现在彭宇案被翻案了(实际上并没有),如果没有和当年一样的力度进行报道和传播的话,也不会再影响公意的善恶观了。
全国各地当然也会发生很多扶老人得到好报的事件,但是公意没有注意到,这些事件就不会影响公意的善恶判断,也就是不会增加全国人民扶老人的概率。
也就是说,很多时候舆论解读的角度和影响的方向是可以影响整个社会接下来在类似事件上的应对方式的。
舆论的高地,我们不去占领就会被敌人占领,没毛病哈哈。
舆论力量够强,指鹿为马也是可以的。

其次,不同的共同体可以对同一事件作出完全不同的善恶判断和在完全不同的方向上改变自己的公意
这里我可以举个更清晰的例子,对于黑帮来说,卧底是完全的恶,必须尽全力让卧底得到恶果,这样才能保证震慑减少未来出现卧底的可能性;而对于正常社会来说,卧底是完全的善,必须尽全力让卧底得到善终,这样才能确保将来有人继续做卧底,确保黑帮的危害性不会扩大。
在同一个事件上,黑帮这个小共同体和社会这个大共同体对善恶的判断是完全相反的,双方也会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做出完全符合自己公意善恶观的解读,进而影响双方在卧底这个事件上的应对方式。
再比如战争期间,显然双方都认为自己的军队是善的,对面是恶的,谁赢了,谁就获得了善报,对面得恶报。

最后,善恶判断是主观的,但是对善恶的判断会影响到共同体内部以后类似情形下的行为准则,于是主观就影响了客观,实现了主客观的统一(哈哈哈,皮一下)。

从中我们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
如果我们希望处在一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社会,我们就要付出努力,让善行得到善果,恶行得到恶果,才能生活在更好的未来,否则未来就会偏离我们的善恶观,变成一个更差的未来。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事实不如印象更重要
以彭宇案为例子,在事件被传播结束后,彭宇是不是被冤枉的其实已经不重要了(目前没有直接证据支持任何一方),全国的公意已经认为他是被冤枉的(除非有同样力量和传播范围的舆论翻转,但是现实中不太可能发生),于是大家就都会给自己提个醒,不要瞎扶老人,最后受伤的正是真正需要救助的老人,而所有人都会老,所以付出代价的是全社会所有人,原因正是因为在公意判断中的善行没有得到善报,从整体看这就是一个恶行,于是全社会得到了恶报。

而如果一个行为和后果没有进入共同体公意的视线,那么就不会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因果链产生任何影响,好比我们中国人再怎么根据彭宇案修正我们对扶老奶奶的判断,也不会影响地球对面的美国人是否去扶美国老奶奶

所以就个体而言,如果你能够逃脱共同体公意的注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链是不起作用的。
而对共同体而言,每一个引起关注的事件,都会得到一个善恶的判断,并以此判断该事件的报应是否符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范围,再根据这个判断影响共同体的善恶观,以此实现整个共同体范围内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们努力让每一个善行得到善果,就能鼓励社会上更多的善行,而每一个得到恶果的善行,就会阻止社会上善行的出现(仅限于被共同体注意到的部分)。
每一个没有得到报应的恶行,就会鼓励更多的恶行,每一个得到报应的恶行,就会阻止更多的恶行

所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并不是对某个事件的描述和总结,真正含义是善恶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我们如何回应善行和恶行,决定了我们整个社会是更好还是更坏,这才是真正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如果我们对善行恶果视而不见,我们就会失去这些善行。
如果我们对恶行善果趋之若鹜,我们就会制造更多的恶。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并不是报应在个体上,而是报应在整个共同体上,也就是阿赖耶识
所有我引用的术语以我的理解为准,这是我的博客,就是这么任性哈哈。

举个最近的例子,李文亮被公众认为是吹哨人,是善行,而他不幸去世了,这无论如何不能算是一个善有善报,所以如果最后这个事件不能得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公意认为李文亮的牺牲和回报不对等,善行没有得到善报,我们就会生活在一个更少吹哨人的更差的未来。每一个潜在的吹哨人都会明白自己不会得到好报
请注意李文亮得到的果报是否符合善有善报的标准是公意决定的,而不是某些人批准了就结束了。
所以公道自在人心,而不是天理昭昭

人才是一切的根本,所有的理论最后都要落实在人上。


上面我以东方的价值观和理解方式写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我刻意使用了一些西方的词汇,下面我就以西方的方式再来写同样的内容。基于内容相同的原因,我就简单写一下,只写结论不过多阐述了,我相信读者的知识量和智商,你可以的。

对于任何一个社会来说,保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都是让社会正常运转的基本操作,这其实说的是两个现代概念,集体潜意识和价值观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其实就是一个朴素的价值观,而社会的集体潜意识里面就包含了这个价值观,并且集体潜意识会不断以此为基础对现实做判断,并根据判断的结果来修正集体潜意识

换句话说,就是不断的被舆论洗脑哈哈哈。

不同的国家和社会有不同的价值观,价值观从何而来,就从现实中来。

如果不断的让社会接触到符合价值观的信息,就会强化社会的既有价值观,而让社会接触到不符合既有价值观的信息,就会让社会价值观发生改变

所以朝鲜人不能知道外面的生活,否则朝鲜的价值观就崩了。
同样的,美国人不能发现任何人比他们更强大,否则天选之民的价值观就崩了
所以美国必须遏制中国,没有其他选择。

一个正常运转的社会总是希望价值观保持相对稳定的,于是社会必须有能力保持根据既有价值观做出的价值判断能够实现,否则价值观就会受到挑战,也就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链被打破了,善恶观就会得到相应的修正。

换句话说,就是拳头大说了算哈哈哈。

在西方世界中,宣布对方为异端是极为严重的行为,因为一旦宣布对方为异端,就必须保证该异端过得差才行,否则异端比我们活得好,那不就说明我们错了?

所以,每个价值判断都必须有保证该价值判断实现的实力,不然就是徒增笑尔,反而影响自己的价值观。
战争的双方,胜利者价值观得到强化,失败者必须修正自己的价值观,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希望读者能够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并不代表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行为受到报应,真正的含义是全社会会因每个受到关注的行为的后果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从而实现更好或更差的未来

所以,如果我们希望生活在更好的未来,就要努力让符合自己价值观判断的行为得到更好的结果,进而带来更多类似的行为。

举个例子,所谓的你的每一次消费都是为未来投票,就是这种逻辑的一种表现。

如果每一部骗钱的电影都么有人买票,自然骗钱的电影就会减少面世的可能性。

如果我的价值观和世界不一样怎么办?

足够强大的你,就可以一人对抗世界啊,哈哈哈。

如果你足够强大,可以为自己喜欢的电影花个几亿去买票,相信我,你一定可以收到电影人量身定做的电影,当然,更可能的是跳过买票传递信息这个流程,直接自己拍电影,比如《功守道》哈哈哈。

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就可以传递足够有力量的信息,让社会向你希望的方向变化

努力强大吧,少年,当然在那之前,请接受社会的毒打吧哈哈哈。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话题我早就思考完毕了,如果你把社会作为一个系统,这就是将某事件和对应的回报作为整体信息变量,输入系统中,并观察系统针对输入所作出改变的过程

这就是金观涛《系统的哲学》里面所包含的内容之一,大概吧,我看了有段时间了,记不大清了。

你不光可以把社会作为系统,你还可以任意扩大和缩小系统

例如,站在地球的角度,大自然对破坏环境的恶报不够大,于是发达国家作为榜样被发展中国家学习,带来了更多的环境破坏(我不是绿党,我只陈述现实)。
站在个人的角度,你从看书这个善行上没有收到足够的回报,于是你的时间更多的花费到了游戏和刷APP上(因为收到了即时的多巴胺回报)。

如果我们想要修正这些系统,例如在前者我们就应该证明不需要破坏环境也可以得到同样的发展(或者破坏环境会受到更大惩罚),后者我们就应该证明看书有更多回报(或者浪费时间有更多恶果)。

如果做不到这些修正措施,不能证明自己价值观的正确性,那就乖乖承认自己的无能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对应的,没有能力就别担责任。

没有能力还妄想改变世界(或自己)的,简称打嘴炮

如果你希望生活在更好的世界,就必须付出努力,做出改变世界的实践,不一定有用,但不做就一定没用不是吗。

正如我写了五天的疫情相关,并在不同的平台post了这些内容,也是希望尽我的努力改变这个世界,当然不可能真的改变世界,但是如果有哪怕一个人因为这些内容,更重视了疫情,那我的努力也是有所收益,当然如果真的有人因此重视到从国外回国,我会给自己一个更大的赞哈哈哈。

这世界上总有些事是只有我做得到别人做不到的,如果我没有意识到也就算了,如果我意识到了,那么去做它,就是我的责任

每一个人作为世界和社会的一份子,都在消耗资源,也因此对世界负有责任。

既然我有机会让世界变得更好,我就必须要去做

当然,我是小乘路线,首先还是保证自己的安全,然后再尽我所能。

关于疫情,其实我所有的判断在2-15号就做出了,并在知乎发布了回答,不过被删了。
于是2-16号我在本博客发布了文章《关于日本疫情,希望我是错的》。
期间我也不断的在不同的群和国内的平台上发布这些内容。
知乎当然是删我啦。
微信有骚操作,精准屏蔽我某一条朋友圈,厉害。
豆瓣,删我动态没商量。
甚至因为我发某些截图直接炸了微信群了,真是对群友们抱歉。

但是前几天,没有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认同我说的和我做的预测哈哈哈。

你要知道,国际资本也是到了2-20号才真正做出反应,日经指数和日元才开始下跌,所以在2-15号没有人认同我我倒也没什么奇怪的。

当然知乎上有很少的人和我持相同看法,但是我敢保证我的分析更深刻,起码根据我这么多天刷答案的结果看。

每一个分析背后都有无数的知识和考虑,你看到的是一个结论,但支持这个结论的知识可能超过你的想象,通过冰山一角判断冰山大小是不够的。

首先你要了解流行病学,了解什么是甲类传染病,什么是乙类传染病,并明白新冠当前处于什么级别,以及为什么新冠能处于这个级别。
鼠疫有几种,分别有什么传播特征和致死率?霍乱的致死率又是多少?为什么鼠疫和霍乱有资格位列甲类传染病?他们之间在防疫上有什么区别?
你要懂演化论,明白为什么教科书上说病毒会随传播毒性下降。
你也要明白为什么艾滋病毒传播多年毒性没有下降?决定病毒毒性下降的关键是什么?为什么西班牙流感在第二波毒性反而强于第一波?
明白什么是组合,什么是变异,区别在哪。
你要懂什么是防疫,为什么防疫其实是战争状态,明白战争和日常的区别。
你要明白为什么预防、控制在防疫中比治疗更重要,你也要明白哪些措施可以控制新冠的传播。
你要明白新冠传播的主要途径,也要明白理想情况下控制新冠传播需要付出哪些努力,并据此判断各国的卫生习惯有多大作用。
你要明白新冠的流行病学分析和预测模型,也要明白马尔萨斯陷阱。
你要明白各国确诊数字的由来,也要明白不明传染源在防疫中意味着什么。
你要明白概率论,要明白先验概率后验概率,也要明白什么是贝叶斯筛选。
你要明白病毒的传播模型,也要明白各国应对方式的区别,更要明白这些应对方式会导致何种后果。
你要明白现代医学的局限性,也要明白战争打的是后勤而不是别的
你要明白中国的独特性,也要明白什么是世界工厂,明白什么是制造业,明白什么是物流。
你要明白社会学,明白什么是社会分工,明白现代社会的自持性,以及现代社会的脆弱性,维持社会秩序存在的基础,以及明白人性最恶的程度。
你要明白中国CDC发布的数据,以及数据是怎么来的,你要明白这些数据和无干扰情况下疫情发展的区别,也要明白不同社会国情的区别。
你要明白哪些数字是不变的,哪些数字是有中国特色的(除了中国都没戏)。
你要明白医疗水平高低和防疫水平高低的差别,明白不同专业医生在跨专业时候的表现。
你要明白不同国家采取措施的原因,也要明白他们根据什么信息做出判断,以及这些措施建立在哪些前提成立的基础上。
等等等等。

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哪怕一个,在以上有明确答案的知识点的范围内对我提出疑问,但是却不断的有人质疑我的判断

他们判断的标准是什么呢?
日本政府又不傻,日本人卫生习惯好,日本民主透明,不会和中国一样的,日本医疗水平高,日本的措施是可选一种,并不是只有中国这种才是对的,等等。

这种主观判断,我一个字都懒得理(当然我为了世界变得更好,捏着鼻子还是解释了)。

我一直说中国不一定全对,但是日本在防疫上一定是错的哈哈哈。
可惜就是有人不信,你问他为什么不信他也谈不上来,这大概就是爱吧

因为爱,所以相信,因为爱,所以拒绝承认错误。

爱是没有理由的,爱是信仰。

但是呢,现实有现实的逻辑,爱可以改变某些,但是肯定改变不了病毒

没有和病毒商量好就爱上日本,这可真是糟糕

当然了,我一开始就判断全世界都没救了,日本190个免签国家和地区你以为开玩笑的啊。

不断的有人用大号流感来质疑我,质疑也要讲基本法,既然你觉得大号流感没关系,那流感每年一千万感染怎么不类推一下?所以新冠感染数量又和流感不一样了?流感的传染性还不如新冠好不好?流感的R0才1.3,新冠现在推断R0可是3.7,OK?既然觉得新冠和流感不一样,那凭什么预后能和流感一样?
流感是感冒,这是肺炎,感冒不去医院没关系,谁家肺炎自己能治好的

总之,除了中国,全世界民主国家都不会有事的,这是爱,这是信仰

要是光爱就有用了还要努力干什么?

中国医护感染了三千多人获得的成果,能轻飘飘的被你们拿到其他国家说事吗?

我再解释一下从科学上理解中国疫情数据这个问题。

很多人认为病毒随传播感染力下降了,毒性也下降了,证据就是中国除湖北外的患者数量和死亡率

我们来看中国患者数量和死亡率下降的原因:
肯定有:

  • 中国采取了严厉的隔离措施阻止了病毒大量传播;
  • 中国投入了大量医疗资源确保病患的救治;
  • 及时发现轻症患者并救助,减少了轻症转向重症的概率;

可能有:

  • 病毒随传播感染力下降了;
  • 病毒随传播毒性也下降了。

其中可能有的两个原因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

那么,按照科学研究的逻辑,依据奥卡姆剃刀原则,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依据可以直接抛弃,于是合理结论是中国除湖北外的患者数量、重症率和死亡率是在严厉隔离措施和投入大量医疗资源后得到的。

这些数据是没有外延性的,除了中国没有实现的条件

所以根据中国除湖北外的数据推测世界疫情是一定会偏低的,而且我个人判断是严重偏低。

这个世界是客观的,是符合逻辑的。

根据客观规律,患者是会传染,数量是会指数级上涨的(直到封城这个客观行为打断上涨)。

主观上判断日本患者不多,那我还主观上希望世界和平呢,哈哈哈。

不相信也就算了,我并没有指望所有人相信不是吗?不相信的人有自己的缘法。

我又不是地藏王菩萨,求着你相信。

最搞笑的是,在翻电群里,我居然被群主质疑发这些文字的动机,问我是不是有种觉得只有中国的措施才是对的心理动机。

我先不说质疑动机这种事情不应该是红卫兵才干的吗?质疑动机在我看来等于承认自己无能,不能找到对手的漏洞只能把水搅浑,东林党标配

觉得只有中国的措施才对和根据科学判断目前的信息下只有中国的措施对,这是两回事

前者是主观,后者是客观判断,虽然在凡人看来可能差不多,因为凡人没有足够的能力来理解科学客观的逻辑的合理性

但是这是翻电啊,我还真的挺失望的。

嘛,当我掌握真理的时候我其实懒得说服你的,真的,看不懂又不是我的损失,我又没有其他想法对吧哈哈哈。

2-15号到2-20号我写了五篇文章,其实讲道理第一天我就把所有的判断都说出来了,后来只是写给麻瓜看的判断的逻辑,第一天我就给出了答案,后面在慢慢补解答过程,真的很痛苦。
要是平常我真的懒得写,不过为了尽量让世界变得更好,我可以忍

我认为正常人第一天就应该能得出自己的判断了,如果没有这个能力,非要看人家掰开了揉碎了告诉他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这种人的信息获取能力和知识太差了,关键是他还不相信别人,也就是说明明自己不懂还非要坚持自己的观点

AKA读书太少想得太多。

我第一天的文字才是精华,你都不知道我写了那些文字背后的逻辑思考有多少,需要了解的知识点有多少,正如我上面随便列举的那些一样。

举个例子,你要是第一天就看了我的文字并愿意采信或者愿意自己去研究得出结论(结论只有这一个所以不可能错),你就能领先世界市场行情整整三个交易日建仓

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又不愿意相信我的这种专业判断,等你看懂我的回答动手的时候,抱歉可能已经来不及了哈哈哈。

专业的人做起判断来真的很简单,抛开现实考虑,科学和逻辑只会有一个结果。

我2-2号就判断两神山根本不够,必须有3-6w,最好10w的床位才够,结果呢?方舱什么时候上的?讲道理这种时候资源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判断不交给专业的人。

很多人不明白什么是战争。

战争就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料敌要从宽,明白吗?

当然,更多的人不理解为什么疫情是战争,真的是缺少社会的毒打


有人会说我文章态度不好,太嘲讽,太有优越感。

那是当然的,你信了我的文章是你得利,又不是我得利

我一不收钱,二不撒谎,花自己的时间写自己不愿意写的东西,你以为我很开心?

我没有其他收益,只有优越感,凭什么不让我现哈哈哈?

再说了,在我的三观里面,懂得多判断正确的人理所应当应该有优越感,现实中很少人可以直接的表现出来因为大家还要长时间相处,网络上你管我是条狗啊。

老子凭实力做出的判断,凭什么不能现了?

按我的一贯做法,写第一篇就够了,后面都是凑字数浪费时间的行为。人生苦短,做什么不好?

但为了让世界更美好一点,我可以去做。

等到了2-20号,我觉得大家已经开始重视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就安静的撤了

我其实一直觉得奇怪,想看我的文章还想要我态度好的人是什么想法?巨婴吗?

我又不欠你钱,我愿意分享我的知识和判断是我的事,你爱看看,不爱看就别看

一个做不到无善无恶心之体的人,是没有前途的

如果你不具备无视一切情绪吸收真正有用知识的能力,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凡人罢了。

哪怕一篇文章把我骂成一坨屎,只要他说的内容是有益的,我自然会看(是否回骂是另一回事),并且我会得出自己的判断。

独立思考,哪有那么容易。

你被别人的文章的情绪影响了心情,还独立思考个毛线。

这时候你的思考就被操纵了。

能随意被操纵的人价值是有限的

我希望我的文章救一个是一个,但现实就是资源是有限的,于是我更希望救值得救的。

我当然没有资格判断谁值得救,说到底也不是我救,是在日华人自救,所以没有救到自己的人也没什么好责怪的不是吗,哈哈哈。

再说,其实没看到也没关系,现在微博上面气氛已经没那么多精日干扰了,所以看了我的文章也不过早几天,不妨事。


韩国,伊朗,意大利,这些其实都不重要了,也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日本的迷惑行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世界范围内控制疫情已经不可能

不代表你可以浪,完全控制不可能,不代表每一点控制疫情的努力是做无用功

当然这些话再解释下去就没完没了了,就此打住。


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词其实不错,比我瞎编的统识看着容易理解多了吧。

人类迟早应该意识到,人类的命运很多时候是共同的,我们是一个共同体,所以,更强大,影响更多的事物,才能让未来的世界更适应我们的价值观

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公道自在人心,不去用实践改变世界,就不会有你想要的未来

习惯戴口罩和SOHO吧,可能要长期持续的。

以上都是我瞎扯的,一个字都不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