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完美的胖达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to 完美的胖达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
[转]如何扭转经济颓势?

[转]如何扭转经济颓势?

. 20 min read

原文链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1163?adchannelID=&full=y

可能已经被墙。
作为背景再介绍一下,前几天天则经济研究所已经被官方取缔了。
嗯,看看这些“遗言”,原因可以说不言自明了吧。

记住,独立思考,兼听则明。

以下原文:


关于中国经济是否严重下滑,似乎已经没有异议了。2018年的经济增长究竟是多少,现在还是有多种判断。如国家统计局说是6.5%,向松祚说某机构的估计是1.67%。我计算的“克强指数”(注一)是3.6%;而对“克强指数”的一个重要分量——发电量做了修正(注二)以后,“克强指数”约为-1%。现在的任务就是扭转经济颓势。对症下药的政策显然应在正确诊断基础之上。我一直强调,由于中国的城市化过程没有完成,由于中国具有在国际贸易上的“巨国效应”,我们还有15-20年的经济高速成长期。这两个优势一直是我们经济的增长基础,带来每年5-6%的增长。既然有这样的增长基础,为什么中国经济在2018年会下滑呢?

在我看来,主要有四个因素。第一是税负过重,第二是对民营企业的不友好,第三是逆城市化政策(如限制城市规模),第四是对网络经济的侵害和限制。对于第一点,我在《政府份额膨胀,利润空间将尽》一文中有详细论述;关于第二点,我在《如何让民营企业家相信政府》一文中也做了讨论;关于逆城市化政策,我在《小民生计,大国根基》一文中也有所讨论;关于对网络经济的限制,我在《中国的两种经济》一文中讨论过新经济的正面影响,我将撰文专门讨论限制新经济的负面影响。除此之外,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是国有企业问题,一是土地制度问题。这两个问题的解决,都会带来相当于GDP一个百分点以上的增速,只是这两者都是长期未解决的问题,并不是2018年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

针对这四个主要问题,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就很清楚。针对税负过重的问题,就要大规模减税;针对民营企业的问题,就要改进司法制度,让它真正能够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利;针对逆城市化问题,就要停止现在这种限制城市规模的作法,这是直接抵消城市化过程正面影响的政策;让城市向所有人开放,并采取其它特定办法解决城市单一资源不足的问题;针对网络新经济发展的限制,就要认识到网络经济形成的产权同样是产权,同样要得到像产权那样的保护,也要像保护实体市场那样保护网络市场。

然而,现在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同这四点,得出的政策建议就很不相同。如对税负过重有两种很不同的看法。一种就是承认重了一些,超过了拉弗曲线的最佳税率点,但并无大碍,不是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税负重了的结果只是让企业和居民的收入少了一些,导致消费疲软,但这可以用扩张的宏观政策来弥补或替代。而另一种,即我的看法则是,税负过重的含义,不仅是高于最佳税率,而且高到企业已经无法生存的地步。即企业已经没有利润空间了。这两种对税负的不同看法也导致了对经济下滑性质的不同判断。认为税负不是经济下滑主要原因的看法,也就认为这种经济下滑类似于一种周期性的衰退,所以可以采取反周期的宏观经济政策加以减缓和对冲;而认为税负挤掉利润空间的看法,则认为企业会在一个短的时期内大量关闭或撤离,导致雪崩式的经济下滑,而不是一个周期性的问题,所以必须采取减税措施。具体的逻辑请看下图。

在企业没有利润空间的情况下,如果只是采取扩张性宏观政策,在市场决定的总需求基础上增加一点反周期的需求增量,只是部分地增加了企业的订单,但由于税率居高不下,仍然没有利润空间,企业增加一单位的产量只能增加一单位亏损,企业就仍然没有动力扩大生产,也就不能从宏观层次提振经济。因为扩张性宏观政策并没有改变政府与企业居民间的分配格局,企业仍处于没有钱赚的境地。也有人会说,扩张性宏观政策带来的新增需求会减少设备闲置率,从而减少平均固定费用。实际上,鉴于宏观政策只是反周期政策,只在经济衰退时采用,则该政策带来的需求增长不会带来超过在正常情形的需求量,也只不过将企业的设备闲置率降低到正常状态。下图是民营制造业上市公司的资本“应得收益”(无风险利率+合理风险溢价)情况,该图表明,自2012年以后这些企业的资本就得不偿失,时间长度也接近一个中周期。我们所看到的资本“应得收益”意义上的亏损,就是在正常状态下的亏损,所以扩张性宏观政策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企业的亏损预期。

更细致的分析是,扩张性宏观政策会在需求萎缩时增加补充性需求,减缓衰退带来的冲击,但只能减少固定费用的分摊,而不能完全抵补固定费用(折旧+资本成本+管理费用)的分摊。因为如前所述,资本已经无合理回报。在这时,尽管企业可以将已经投入的固定费用视为沉没成本,不去计较,只要在当下价格下能够弥补变动费用而有余,就可以继续生产。但企业家不会再进行新的投资,因为资本无利可图。这在宏观上表现为,扩张性宏观政策可以刺激短期产量增加,却不能刺激长期的生产能力的增加,这就不能根本解决经济下滑问题。更何况,根据理性预期理论,宏观政策只能“出其不意”,只有在企业和居民不能预见的情况下才起作用,如果政府事先就宣称采取扩张的宏观政策,企业就不会被新增的需求所迷惑,而贸然采取增加产能和投资的决策,而是提高价格。如此一来,经济并没有增长,价格却上去了。这就是滞胀。

关于扩张性宏观政策,在经济严重下滑时,宏观货币政策实际上也不会产生多大作用。因为货币供给量取决于基础货币和货币周转速度。中央银行只能影响基础货币的发行,而货币周转速度则取决于市场制度的效率和人们的预期。当人们普遍悲观时,货币周转速度就会变慢,从而抵消中央银行的扩张政策效果。更何况,在市场制度受到削弱的情况下,货币周转速度也会减慢。除此之外,就是宏观财政政策了。我们知道,这更有问题。第一是,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就要求有更多的财政资源,这就极大地减弱了减税的动力;第二是,如我们在2008年所看见的那样,扩张性财政政策只是强调增加需求,而不太顾及财政资源的投向以及相关的效率。一方面财政资源更会借重于国有企业的渠道,而国企的效率却相对低下;一方面在政府决策和应急的背景下,财政资源更有可能投到错误的方向或产业,造成进一步的生产结构扭曲。

有人会说,2008年的“四万亿”扩张性财政政策不是避免了中国的经济衰退吗,为什么现在就不行了呢?如果说“四万亿”还有正确的地方,那就是时机还对。因为仅根据一般财政预算支出,中国的宏观税率在2008年要比现在低6.2个百分点。(在本文中,“宏观税率”包括一般财政预算支出,政府性基金支出,国企机会收益和社保。在这里,我们假定后三部分占GDP的比例不变,把一般财政预算支出的变动当作宏观税率的变动。)我们倒推10年,1999年到2006年的宏观税率,要比2009年到2016年的宏观税率低5-7个百分点。见图3。因而在那时,制造业企业的资本收益还在“应得收益”之上,资本既有利可图,企业也就还愿意扩大生产和投资。

在这样的税率下,企业的资本“应得收益”得到满足。图4的大部分数据与图2相同,只是采用了10年前的税率。因此,10年前采用扩张性宏观经济政策,不仅增加了订单,还增加了利润,还会促使企业增加投资和产能,从而使中国避免了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的经济衰退。但今非昔比,在宏观税率比10年前高出5~7个百分点的情况下,再采取所谓“四万亿”的政策,就不再会有当初的效果了。我们也可以把图2和图4中的数据看作是企业家决策时进行计算的基础,他们会按平均值计算他们投资的期望收益。而实际收益则是围绕着期望值波动的。当期望值低于资本“应得收益”时(如图2),他们就不会进行投资。

当然,已经有很多人指出,“四万亿”政策还有很多弊端。一般人都把扩张性政策看作是需求政策。实际上从来没有孤立的需求侧政策或供给侧政策。扩张性财政政策主要是通过增大政府支出,包括公共工程支出,增加国有企业投资实现的,因而首先是对供给的影响。由于侧重于对需求的刺激,由于凯恩斯的“挖坑填坑”的经典比喻,使人们一般不关心,政府或国有企业增加支出带来了什么。在执行扩张性财政政策时,政府和国有企业较少考虑投资项目是否具有经济合理性,它们也不在意是否赚钱,所以很显然会比市场决定的投资的效率低得多,从而导致资源错置。而一旦投错了方向和产业,政府和国企又很难轻易退出,这就造成了后来的供给结构的严重失衡,和所谓“产能过剩”。这在今天不仅是国内经济问题,甚至成了国际经济问题。很显然,采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不仅不能解决供给结构问题,反而还会加重它。

还有一种看法,就是在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同时减税。它的问题是,减税要求减少财政收入,而扩张性财政政策要求增加政府支出;这中间会加大财政赤字。这本身就会牵制减税幅度,使得减税力度达不到应有的程度。即使不顾赤字增加而同时实施大幅度减税和扩张性财政政策,大量赤字本身就会带来新的问题,以致不仅抵消两项措施的好处,并且还有其它损害。例如对冲赤字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借债,一种是增发货币。对于政府借债,早有“李嘉图等价”证明,借债不过是推迟的征税,其效果与征税是等价的。布坎南承认,“征税”和“推迟征税”还是有区别,这是现代人借钱后代还,会给人们以“财政幻觉”,以为公共物品更便宜了。但结果就是会促使政府征更多的税。更何况,政府增加借债就挤占了货币市场的资源,从而使利率上升,导致企业的财务成本上升。因而,借债以行扩张性财政政策最终会把减税带来的好处抵消掉。

而所谓“增发货币”,是在合理的货币增长速度之上的增发基础货币,其结果就是通货膨胀。如前所述,在经济衰退的初期,由于普遍的悲观情绪,增发的基础货币并不能有效地增加货币供给。这已被中国2018年的事实所证明。2018年到现在,中央银行已经4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到年底贷款余额比上年末增长了13.5%,比上年多增2.6万亿元,但货币供给量(M1)到11月底只增长了0.005%。在此基础上继续增发货币,在短期内还是可能不会有明显效果。但这些增发的货币会潜伏下来,在经济有回转,货币周转速度加快时跳出来,带来通货膨胀。而通胀所带来的货币贬值,就相当于向企业与居民征收通胀税。名义收入看似增长了,但生产成本和消费品价格同比增长,就会被完全抵消。由于从货币增发到通货膨胀之间有一个时滞,由于增发的货币是从政府一端经国有企业流向社会,政府及国企会吃掉绝大部分通货膨胀税,而民营企业相当于增加了税负。所以选择通货膨胀政策并不会使企业享受较低税负。

扩张性宏观政策最为重要的问题是,它本身只是一个反周期政策,而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一个周期性衰退,即由经济高涨带来的部分投资失误而导致的调整,而是一个对大多数企业来说已经没有利润空间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不是反周期,而是遏制经济崩坍式下滑。如果我们不能对症下药,就不能阻止经济的继续下滑。并且如前所述,还可能带来滞胀,进一步恶化宏观经济形势,再想回过头来实施减税措施,已经贻误了时机,要想纠正过来就要付出更高的代价。因为随之而来的是金融市场因实质经济出现问题而出现危机,导致债权债务链断裂,货币供给迅速收缩,反过来又会伤及实质经济,房地产市场也会出现危机,导致整个经济的迅速收缩。最后,就是就业问题,中国过去每年要提供1000万新增就业岗位,如果经济严重下滑,就业问题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所以政策选择不是可以错的。

因而,能够真正扭转经济颓势的只有大规模减税。所谓大规模,我曾提出,就是增值税要减3个百分点以上,企业所得税要减5个百分点以上;总体来看,宏观税率应减4个百分点以上。这相当于4万亿元,只减几千亿元就不能叫“大规模减税”。大规模减税的核心作用,是通过给出强烈信号的方式,让企业和居民明确看到一个充分的利润空间,从而有动力进行投资,这是扩大长期有效产能的行动。减税本身会通过改变分配比例而增加企业和居民的当下收入,从而增加当下的总需求,但减税带来的更大需求,实际上是上述这种企业的乐观预期所带来的投资需求,以及市场交易的恢复和增加带来的从市场中赚来的收入。这种收入是最健康,最主流,最大规模,最依赖于市场的收入,因为它表明企业的产品是适销对路的产品,满足了市场的真实需求。它是对企业做了生产与投资正确决策的奖励。

如前所述,减税虽被称作“供给政策”,实际上带来的健康的总需求的增量。萨伊所说“供给本身就带来需求”,张五常更进一步说“人为需求而供给”,仰赖的就是一个有效而成熟的市场。只有当交易是自愿的,众多交易形成的价格信号不被扭曲,企业和居民根据价格信号进行生产和消费决策,供给才会直接变成收入,收入直接变成需求。所以,减税作为供给政策,就需要同时进行市场化的改革,减少政府干预。减税的另一个不言而喻的后果是,要精简政府机构。中国目前削弱市场制度,扭曲价格信号,干预市场主体行为的主要原因,就是政府部门过大。如果我们再精简掉90%的行政许可,精简掉那些对市场有负面作用的政府部门,也精简掉过于臃肿的行政机构,就可以大大减少对市场的干预和对企业产权的威胁和侵犯,从而同时解决对民营企业不友好的问题。

减税不会带来扩张性政策带来的财政赤字,通货膨胀,挤占货币资源等问题,从而是一个副作用很小、健康且干净的政策。它还会因明显加速经济,使得税收不会像税率那样同比降低(即低于前述4万亿元)。它只有一个弱点,就是政府行政部门可能不喜欢它。因为减税就是减少政府行政部门可能控制资源的数量,这至少直观地不利于这些部门。而扩张性财政政策则要求增加政府行政部门要控制的资源,也就同时增加了它们的权力和利益。因而,扩张性财政政策更有可能成为宏观决策者的减税措施的替代品。但希望扩张性宏观政策发挥作用只是愿望。实际将要发生的事情很可能如本文所述,会很快导致情形的恶化。只有眼光超越了行政部门当下利益,有胸怀和远见的决策者,才有可能采取大刀阔斧的减税。中共政治局在去年年底已提出要“更大规模地减税降费”,我们将会看到,“大规模”是什么意思。

————

注一:在本文中的“克强指数”的三个分量是,到2018年11月,货物周转量增长率(3.4%,权重25%),货币供给量(M1)增长率(0.005%,权重35%),发电量增长率(6.9%,权重40%)。

注二:这是根据我的权威朋友提供的数据进行的修正,修正后的发电量增长率为-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