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完美的胖达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to 完美的胖达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
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九:实践,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九:实践,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 10 min read

既然绝对价值其实并不关心主义的主张,那么我们到底该如何用行道哲学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绝对价值的存在,以及它是如何起作用的。

绝对价值就好像演化论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后面那句适者生存一样,是对所有意识存在所主张的意志的一种价值判断,如果你违反这个判断,不一定有即时的反馈,但是长久看必然会因为不符合绝对价值而被现实所反噬。

如果我们认识到绝对价值的存在,就能用之来指引我们的实践,并且对世界的现实和思想的价值做出符合绝对律令的判断。

什么是必然王国,胖达的意思是统识不断的要出圈,要超越自己,这是必然要发生的,任何阻碍这种情况的思想都是逆潮流而动。

而自由王国则是绝对律令并没有限制我们如何通过个人的实践来实现世界3B的出圈这个目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是自由的。

当然不要忘了世界3A的客观规律会限制我们意志的实践,没有人能做到言出法随不是吗哈哈哈。

所以,对我们这样的单个个体而言,当我们认识到行道哲学的根本主张之后,我们应该如何做?

其实如何做这件事大家凭自己的直觉和生活经验都能找到,从康德往后的哲学家也有很多人都能发现要如何做:
首先自我觉察,发现自己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代价的信念。
其次用实践去践行信念,践行的程度和付出代价的程度证明了你的意志为整个世界3B带来的变量,也就是减熵的衡量。

所以胖达的行道哲学的根本主张主要是回答为什么要做,以及不做为什么不行的问题。

而当你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不能判断以下对错:
我找到的信念是不是正确的?
我找到的信念和其他人的信念冲突的时候谁是对的?
如果我的信念和其他人的信念冲突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办?
我找到的信念和现实世界冲突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办?

如果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就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相对主义陷阱,自然信念就很难被贯彻到实践中去。

而当我们掌握了绝对价值的时候,对自己信念是否正确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对其他人的信念也能做出判断,当冲突的时候也能基于绝对律令判断何者更为正义,这种时候行道的主张才有意义,才能算正确。

如果没有掌握绝对价值,那就很容易变成存在主义,也就是说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为什么要实现人生价值和意义,对不起不知道。只知道要做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做,就很容易失去方向。

所谓高屋建瓴,我们只有掌握了绝对律令和绝对价值观的判断标准,才能解答生命中的很多问题。

如果说必然王国是指第三层世界必须不断的维持开放系统的状态,这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那么我们作为现实生活中的人,该如何在自由王国行使我们的自由?

我们应该去做那些根据绝对律令判断之后有助于世界出圈的实践活动。

这里有两个方面。

首先从世界3A的角度,我们需要从事生产而不是单纯的消费。
举个例子,啃老就不符合行道的要求。
但是如果我是为了实现更高层次的生产的目的(比如说做艺术家或者文学家),那么在过渡时期啃老就是可以接受的。

其次从世界3B的角度,我们要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们真正想做的是什么,并且除了我,其他人都不能做的是什么?
例如胖达现在在博客上写的这些文章,就可以完美的符合世界3B的出圈的需求,而如果我写的只是一些知识的拼凑或者情绪的粗暴表达,那就不能满足世界3B的出圈。

换句话说,我们能为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量,这些变量如何通过实践影响世界?变量的程度和被接受的范围决定了我们为世界3B减熵的结果。
最好的结果当然就是我们对世界的影响变成社会本能的一部分,也就是变成了思想达尔文主义过程中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思想之一,然后后人在我们的基础上再次为世界3B带来新的变量。

一定要注意的一点误区就是既然要为世界带来变量,那我就简单的反对世界不就好了?
主流是工作,我就不工作;主流是结婚生子,我就不结婚生子;主流是爱国主义,我就恨国主义,等等等等。
这种情况在信息论的角度带来的信息量是零。
是的,这种凡事皆叛逆的存在,为世界带来的信息量是零,因为你的一切行为都是可以符合数学期望的,只不过是和主流相反而已,你并没有自己的主张,也就没有体现自己的意志,你没有意志,你只有逆反心理。

一个人可以反主流,但是他一定要有坚实的意志和判断作为基础,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这是他的意志而不是为了反而反,也只有这样才能为世界3B带来减熵的信息量。

在马克思为什么是错的里面,胖达一再提到,我们要分清楚工作和劳动的区别。
使用行道哲学来看这句话,实际上胖达想说的是,我们要分清楚劳动中体现的意志到底是谁的意志。

对于现代社会化大分工时期的劳动者而言,很多时候我们的工作是完全无法体现自己的意志的,也之所以胖达判断未来历史的终结阶段这些工作都应该是由机器人来完成。
那么我们就只能接受这种不体现自己意志的工作,无法做出改变吗?

其实不然。

即使都是社会化大分工的工作岗位,依然是有区别的,我们应该寻找那种我们认可其工作意义的工作,也就是你对整个工作链条最终的产出品的意义予以认可,通过这种认可,你的意志就和整个工作链条的意志达成了和谐。
用玄一点的话说,就是天人合一,你的意志暗合天道,哈哈哈。
即使在工作链条中的岗位只能完成规章制度规定的工作范围,我们依然可以通过思索改进和优化等方式来体现自己的意志的存在。

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将世界做一个切割,工作是为了养家糊口,工作之外自发的进行体现自己意志的劳动实践。

但是这个办法由于对生活做了切割,所以并不如上一个办法那么稳定。

当然最好的办法还是像胖达在共产主义离我们还有多远里说的那样,保证自己衣食无忧之后全身心的投入绽放自己生命可能性的意志实践中,比如胖达的这个博客,哈哈哈。

必须要指出的是,我们对世界的任何改造都是要通过实践来完成的,不可以通过空想,空想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表达也是一种实践,比如胖达正在做的这种表达。

由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对劳动的异化,很少人能够接触到有意义的劳动实践,通常都是被迫实现别人的意志体现而劳动,所以当认识到这一点后,想必你对工作的看法会有一个改变。

记住行道的根本主张,我们认识和改造世界都要基于这个绝对价值的判断,那就是有利于第三层世界的出圈。

事实上胖达想指出其中一条已经被证明可行的通向自由王国的道路,那就是启蒙。

什么是启蒙?就这篇文章的启蒙的意义来说,胖达想表达的就是传授理性和反思的能力。
每个人都可以具有这种能力,但是很多时候这种能力被社会或者说现实所遮蔽了,启蒙就是这个去蔽的过程。

其中邓晓芒老师在《批判与启蒙》中讲的很好很深刻,非常的符合胖达行道哲学所推导的统识为了出圈要如何走向自由王国的要求。

只有通过启蒙,我们才能让更多的人具备理性和反思的能力,他们才有可能找到自己信念,在实践中体现自己的意志,否则对于没有理性和反思能力的人来说,他的任何活动都是可预测的,他对于统识出圈的贡献对于零,他的意志对于统识而言没有带来任何新的信息量,这种人的生命是没有什么意义可言的,除了保持生物意义上人类的繁衍和存续之外。

具体的做法比如废除语言霸权,自由开展学术讨论等等,其实很多都是老生常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