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百年前同样受压迫,东亚各国都飞速崛起,而非洲还是那么落后呢?

. 约 6 分钟读完

中日韩朝甚至南亚各国都在飞速发展,为什么感觉全世界都在高速发展经济科技人文,只有非洲好像扶不起的阿斗呢?是新闻的误导还是西方给予的援助不够?非洲拥有大量的森林矿产,还有适宜农业发展的气候水土,为什么连农业都不能崛起呢?

就像电影《1942》中演的那样,在电影快结束时,老东家张国立带着那个长工,逃荒就快到陕西时,对那个长工说:“栓柱啊,等到了陕西,立住了脚,就好办了。我知道怎么从一个穷人变成地主,不出十年,你大爷我还是东家,那时候咱再回来。”

东亚(中国)文明就是那个老东家,绝大部分非洲国家就是那个长工。


上下五千年你以为是负担吗?中国的历史是祖宗留给我们最珍贵的宝藏

春秋左传正义》:“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有服章之美,谓之。”

华夷之辨属于一种认为中原文化是世界中心概念,是古代中国王朝的一种世界观,它以是否接受中原文化作为区分华夏和夷狄的标准,韩愈云:“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

华夷之辨,一方面是中华文明(别假惺惺的东亚文明了,都是中华文明的余晖)的优越性的体现,另一方面,而且是最重要的方面,是模糊了我们和他者的界限,基于优越性的基础上在消化同化他者方面极强,将中华文明的顽强意志、同化能力和侵略能力发展到了极致。当然缺点就是现代优越性不再的时候消化他者的能力就经常受到挑战

所以我们最危险的时候就是被(当时)更先进的东亚文明的一份子日本骑脸的时候,分分钟可能被日本反同化掉,幸好天命在我不在彼

至秦朝以降,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真正形成了所有中华文明传人对统一的根深蒂固的执念。统一的文字才有统一的意识,也就是国家共识,想象的共同体

非洲人连书面语言都没有都是殖民者帮忙瞎编的,一个国家内官方语言都不一定统一,他们能有毛线统一共识?

同时我们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朝自商鞅变法起就建设了去人格化的现代官僚体系和对应的现代国家建构郡县制领先封建制西方世界近两千年。虽然昙花一现但是汉承秦制,顽强的保留了大部分先进之处。

从此以后至隋唐,科举制度建设了任人唯才的去人格化官僚提升准则,虽然多有家族制依附主义反复,但是同样领先西方世界一千多年。现代一切考试制度都是抄的科举

我们有华夷之辨,有国家共识,有制度,有沿袭,有外儒,有内法。

有共识,有愿景,有文化,有习惯,要官僚有官僚,要群众有群众,不崛起才是不可能的好吗?

我们的国家建构能力领先世界一两千年,哪怕落后了,咱们还是东家,从穷人变成地主有什么难的,我们都做过十七八次了

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哪个不是喝中国洗脚水长大的?哈哈哈。

日本这个美国亲自下场的除外,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哪个不是威权政府起家?为什么?因为只有这个是经过历史检验的。至于威权之后,走不走怎么走民主路线,那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所以抱怨中国威权的洗洗睡吧,这个就是我们做东家两千年的经验,咱就只会这个。

民主和法治,从来就不是当世界老大必须的,中国当了一千多年世界老大就是证明。只有国家建构能力,才是真正体现国家实力的标准,无一例外。

光有民主、法治,没有国家建构能力的残疾国家到处都是,世界舞台上有他们什么事吗?都是配角。


非洲,不说全部,就说现在穷的那些,基本上都是没有民族认同从来就没有国家文化,殖民者也没有用心留下可以沿袭的行政体系(比如印度那种)。

文化共识还是早期的原始依附主义,政治实际上是家族制根本不是现代国家,谁当政就大封亲近,换人就再来一次。

没有基于意识形态的纲领性质的政党没有人真正致力于建设民族共识和国家能力的提升,领导人只知道损害国家利益转移到自己和自己的依附者群众心里根本没有民族、国家的意识,只有部落,凭什么不落后?

当然也有努力构建民族共识,普及官方语言教育,致力于慢慢提升国家能力的非洲国家,这种国家一定不会落后,即使现在落后也是暂时的。一定要与上面那种非洲国家分开看待,他们是有质的区别的。


希望大家能明白,建设现代国家这种事,跟基因无关,跟资源也无关,跟外界援助都无关。

只跟国家里的每一个人自己有关。


本篇已被阅读 


完美的胖达

欢迎来到胖达的竹林 / 作者是人到中年大腹便便的胖达一头 / 说我想说的,写我想写的,拍我想拍的,画我想画的 / 如无意外(偷懒 生病 休假 忙的要死 没东西写)等情况本博客定时更新,时间为GMT零点,望周知

广告

Image Alternative Text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