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完美的胖达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to 完美的胖达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
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十一:历史的最终形态

行道,什么是哲学与历史的终结十一:历史的最终形态

. 24 min read

这篇大概是这一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在这篇中胖达想描述一下胖达心中历史的终结是什么样子的。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曾经也提到过历史的终结,那个时候历史的终结是基于想象中的共产主义的社会的,但是我也没有解决历史唯物主义至今没有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我终于能够解答这个问题了。所以我想重新描述一下我心中历史的最终形态。

我们知道任何系统想要走向开放,它就不能封闭,那么人类的社会或者说人类的文明,作为历史本身要走向开放,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呢?

在我心中它将是一个竞争的形态。

为什么是竞争的形态呢?
如果不存在竞争一家独大的话,毫无疑问将会成为一个封闭的系统。
曾经中国就若干次处于这种封闭的系统的状态。虽然说中国不断的通过内部的发展来占据人类历史上的有利地位,但是也有若干次,中国作为封闭系统被外来的文明所打败,最近的一次毫无疑问就是近代史的屈辱百年。

为什么西方文明能够从世界文明的边陲走向世界文明的巅峰呢?就是因为物质上西方文明发现了新大陆,实现了对西方文明而言物质世界的出圈,给他们的腾飞提供了基础,同时思想上西方文明没有走向封闭,由于各个王国之间的竞争,让西方文明的思想走向开放。
在这两者双管齐下的情况下,西方文明很快的超越了走向封闭中的东方文明。

但是我要指出的是,一旦将竞争的个体的数目限制,那么在这种意义上就蕴含着系统走向封闭的危险,面对系统之外的开放系统,这种限制就必将带来对应的后果。

举个例子,威斯特伐利亚体系,限定了西欧国家内部之间的存在和关系。
在当时当然是正确的选择,因为通过消解国家间的争斗将眼光转向了新大陆和远东等地,实现了作为西欧这个小体系的出圈。
但是随着世界的完全展现,当出圈不再和以前一样可以轻易获得的时候,由于民族国家的局限性,人作为世界3B的组成部分,变量的可能性被国家所限制了,于是世界霸主的地位被拱手让给了能实现更多变量的美国。

在这个意义上联合国也是一个将表现出落后性的组织。
如果眼光局限在地球上那么保持现状确实是一个选择,但是一旦我们考虑到地球外存在其他意识体系的可能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后悔没有早日将全世界人民的变量发挥到极限?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到现在的话,我们还会发现西方的开放这个事情得到了很奇特的讽刺的反转,西方文明正在不断走向封闭,东方明有没有走向开放我就不做判断了,但是西方文明走向封闭是很明显的。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西方文明对于自己人民的教育开始走向了精英化。

一旦一个社会的教育,开始走向精英化的时候,它就开上了历史的倒车,因为它限制了可以具备意志变量的人的数量,不再有利于世界3B的出圈。

当然西方文明历史上曾经也是精英化的教育系统,为什么我现在说他在开历史倒车呢?因为当年西方的精英化的教育系统,相对于当时的生产力的发展并不是一个阻碍因素。而到了现在对于生产力的发展来说,如果你将在这个社会大多数的人民的教育向低水平发展,那么显然是阻碍社会发展变化的一个行为。

再一个从西方经济发展的角度,我们也能看到,即使西方的经济不断的在发展,但是西方中产阶级的收入已经多年没有变化了,这也是西方文明正在走向封闭的一个表现。

西方文明的发展的利益都被极少数人所窃取,但是对于整个文明来说,大部分人所处的环境和思想都处于一个封闭和基本没有发展变化的阶段,这就是整个文明走向封闭了的一个侧面体现。

而什么是一个文明走向开放的标志呢?

一个文明要走向开放,我认为,它的其中一个极其明显的标志就是它要解放个人的发展,也就是说它要给人的发展以更多的可能性,这个时候才能说这个系统会走向开放。

如果一个人他是做一个职业的,他的儿子也是做一个职业的,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做这个职业的并且看不到任何变化和意志的体现,那么他作为一个人,整个意识在人类的文明中是没有任何存在感可言的。对于他和他的家庭来说,他们就是处于一个封闭的系统。

所以为了达到整个文明走向开放的这样一个目的,我们必须要对个人的发展给予更多的可能性,可能性越多,开放的程度就越大,世界3B的熵减的就越多。

我们如果再以此为标准来看看西方文明的现状的话,我们就会发现西方文明确实在走向封闭。
当人满足于现状的时候,可以说它就已经被历史所固定了,他就走向封闭了,在他的身上不存在有变量和引入开放系统的可能性。
西方的教育在精英教育的路上走得越远,他离最大化人的变量的存在的目标就越远,因为最大数量的变量的存在被精英教育忽视了,尤其是考虑平民教育的反智主义倾向后。

所以说一个文明是不是能够满足他的人民的走向开放,寻找更多可能性的这样一个需求决定了这个文明是在走向封闭还是开放。

而一个文明作为一个集体,是由组成它的所有个体集合所定义的,所以说一个文明对于组成它的个体的对待方式决定了这个文明是在走向开放还是封闭。

要注意当我们说开放还是封闭是针对这个文明的历史而言的,比如说这个文明历史上是奴隶社会,当他走向农耕社会的时候,他给与了他的奴隶以更多的可能性,这个时候他是在走向开放的,但是如果他从商业社会返回到农耕社会,这个时候对他的人来说它的可能性是降低了的,所以说同样的走向农耕社会,一个走向开放,一个是走向封闭,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这其中的区别。

我们用这种方式来看东方文明,比如中国,中国是正在走向开放还是正在走向封闭呢?大家自己判断吧。

接下来我继续说历史的终结,也就是说胖达心中的历史的理想形态将会是两个文明之间一直存在互相碰撞,互相学习和互相否定,从否定之否定走向螺旋上升,互相承认对方也代表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这样一个前景。

在这种前景之下,人类文明的目的,历史的意义也就是统识的出圈会不断地得到满足,同时每一次这种出圈的需求的满足又意味着下一次出圈的基础。
这个时候不管是用共产主义社会来称呼他,还是以人类历史的终结来称呼他,我们都将发现这个终结并不是固定的,而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终结形态。

也就是说只有出圈是不变的,但是如何出圈,如何在出圈的基础上进行再出圈,将会是这个共产主义社会或者说历史的终结不断追求的一个永恒目标。

一旦当我们认识到历史的意义和目的就是为了第三层世界维持开放系统状态的时候,我们就能得到以下推论:

  • 历史为了维持出圈,在世界3A的体现为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以及因此和世界3B互相影响带来的生产关系的变革。
  • 为了最大化实现人的意志变量,历史呼唤一个按需分配不需要操心生存的社会。
  • 为了最大化实现人的意志变量,历史需要让每个人都能有走上新人类的道路的机会。
  • 凡阻碍以上推论的,都将被历史的车轮碾过。

再来考察胖达在新技术与共产主义,历史的真正终结中提到的历史的终结的想象,胖达还想补充几点:

以罗尔斯的正义论的无知之幕为基本思想,我们考虑一下未来社会的基本形式:
民主的前提是人人平等,然而实际上这个前提并不牢固,没有人认为自己和二代目是平等的,也没有超人会认为自己和末人是平等的。

民主是需要努力证明这个人人平等的前提是对的,否则民主就是空想。政治权利是需要证明才可以拥有的。
从历史上看,民主的政治权利一开始也是和财产挂钩的,这是私有制和技术条件不够的情况下的妥协,通过财产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承担责任的意愿。
当抛开私有制的桎梏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民主的前提应该是人民证明自己有承担责任的意愿和具备承担责任的能力以及学习和反思的能力,也就是说政治权利不是与生俱来而是需要像驾照一样证明自己有资格才能获取的,人必须要有证明自己具备黑格尔所言自由的能力才能获得民主的权利,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人人平等才是可以预期的,否则像申X兰这样所有行为都可以被预期的,她就不应该被赋予政治权利,因为从自由的意义上看她没有资格和其他人受到平等对待,用机器人代替她没有任何问题。用行道哲学的判断来看,她没有为世界带来任何变量,所以这个世界没有她的意志的体现。
换句话说,只有新人类才能有资格说自己足够实行民主,而不会被民粹绑架。
没有新人类的意志力和承担责任的意愿,就没有实行民主的正当性。

人之为人就是必须具备主观能动性,主观和能动两个属性缺一不可。
由于技术原因历史上可以自由行使权力的人和不能自由行使权力而只会被环境和外界决定行为的人是无法区分的,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号称人人平等,实际上任何追求民主的人都要意识到肉体上为人不代表精神上的独立为人,精神上的独立是需要证明的,只有证明了精神独立才有资格进入人人平等概念中的人人,只有这些精神独立的人才有资格行使民主权利。
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广泛意义上对于民主的认识都太肤浅。所以西方资本主义对人民的物化教育是反民主的,你看看西方公立学校的办学宗旨就知道了。

只有一方面扩大人民的受教育范围,一方面深入人民受教育的思想深度,才是真正走向民主的道路。道长且阻。

随着AR和VR技术的发展,人通过虚拟环境认识到自己选择会带来后果并且必须承担后果的可能性是可以预见的,所以人的精神独立将来可能是可以量化的指标,到时候人的定义将被升华,生而为人,但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人,人必须经过证明自己精神独立的成人礼才有资格获取政治权利。也就是人人都可以成为新人类,但是向社会必须证明这一点。

当然这是理想情况,但理想必须先有说服力。在这种情况下平民主义和个人主义形成了合题,也就是成长。

每个人都有资格从精神上证明自己是个成人,这是平民主义,无关出生,无关贵贱。
也只有证明了自己的人才真正被承认为成人,这是个人主义,我能证明自己正说明了我自己这个人的优越性而与外部环境无关。
不断扩大人民受教育的范围,这是平民主义。
不断深化教育的思想深度和反思能力,这是个人主义。

而私有制带来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资源和能力的代际传承,而这种传承是不平等的,不平等就限制了所有人的意志实现的最大可能性,于是不能做到为世界3B带来最大的变量。

那么胖达认为理想形式应该是什么?

根据无知之幕的逻辑,解决根本问题应该有两个结论:取缔遗产,人类不应该得知自己的明确后代。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切断马太效应,每个人都应该在无知之幕之后想明白自己绝无可能是所有人类中最有钱的或最聪明的,所以任何资产和教育能力的代际传递都是绝对不利于自己的。
推论是所有人的后代应该统一抚养,统一教育(通过技术和AI的发展可以做到教育起点统一,根据各人天赋发展,并不是说流水线教出被洗脑的整齐划一的“机器人”)。请注意,教育的目的是培养新人类,人是最终目的而不是手段。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世界3B在广度和深度上最大程度的出圈。

有人觉得违反人性,但家庭和遗产是随着私有制出现的,私有制之前几十万年部落都是共同抚养并且孩子基本不知道父亲是谁(当时根本不知道怀孕的原理),与其说这样违反人性,不如说是回归人类被私有制异化之前的人类本性。
私有制是随着物质生产力不足以满足全部需要而出现的,自然也应该随着物质生产的极大丰富而消失。
只有这样才能摆脱私有制的枷锁,走向历史的终结。

同时将教育与家庭解耦能有效提升总和生育率。
新加坡的人基本不需要操心没有房子,但是华人生育率依然低到1,就是因为新加坡的教育竞争极其激烈,也证明了房价不是避孕药,鸡娃才是避孕药。

并且随着世界3A的范围的不断扩大和可持续性新能源的发现,以及对农业做大工业化改进,人的数量将不再是一个问题。

女性依然可以选择抚养小孩,但是作为社会化大抚养的结果,更多是一种自我实现母性的工作而不是抚养自己的小孩。对于选择不抚养小孩的女性也许未来只需要提供卵子,时间更多的用于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被生物性所绑架。

男女不再有绑定和财产关系,只有纯粹的感情关系。

假设没有为后代谋利的私心,能避免很多恶的出现,人的追求将转变为发挥自己天性的建设性活动,而不是内卷和竞争。
一代人的奋斗将留给不特定但存在的自己的下一代,而不是将资源和财富在小圈子中传递,后者必然导致不平等和世界3B走向封闭,因为既得利益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一切,包括全人类的未来。

罗尔斯自己的无知之幕最后得出的结论之幼稚简直配不上他的思想实验的颠覆性,在他眼里否定私有制这种选择大概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当然社会化大抚养必须有社会化大养老做配套,这就指向了机器人和AI养老,并不是不可想象,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都能后空翻了,推个老年轮椅和做护工还不是小菜一碟么。

从无知之幕的角度,私有制和家庭都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只有人类的存在才是。
私有制否定了原始共产主义,带来了生产力的发展,但是现在私有制带来的麻烦和成果一样多,也迟早会被真正的共产主义否定,螺旋上升。

有没有可能人类的历史被一个文明所代表,其他的文明都被他所消灭了呢?

确实有这种可能存在,但是我们要知道反者道之动,任何一个事物的正题都蕴含着它本身的决定性的否定也就是反题,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也就是人类社会只存在一个文明的时候,它的内部必然酝酿着一股反抗气息,如果这个反抗成功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他走向了自己的否定之否定,整个人类社会因此得到了升华和提升,走向出圈,如果这个反抗失败了,那么要么人类就在封闭之中走向灭亡,要么就在酝酿着更强大的对这个文明对自己的反题。
只有这两种可能没有第三种。

一旦这个反抗成功之后,是在新的基础上再度酝酿自己的反题,还是反题与原来的政体组成了两个文明来互相竞争,这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胖达认为理想情况应该还是两个文明互相竞争,因为这样的竞争所造成的效果是比较好的。

如果只是在一个文明内部酝酿反题,在这个酝酿的过程之中,人类历史可以说是处于一个封闭系统之中的,而如果在我们在封闭系统中浪费时间,最终出现了外星人,对于人类的社会和文明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就像胖达在历史的终结中所说的一样,人类的历史很可能是从两个端点走向了同一个终点:
原本处于集体主义的社会逐渐发现为了实现出圈必须要,增加个人发展的可能性,也就是说集体主义这种必须要包含个人主义的元素,而且必须要在个人主义极度发展的基础之上才可以实现真正的集体的利益,也就是这个文明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的提升。
对于原本处于个人主义的社会来说,它必须要意识到,如果他仅仅出于自利的角度来宣扬个人主义,这种个人主义造成的后果就是阶级的固化也就是整个系统走向封闭。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必须要意识到,个人利益的极大保护不一定就能带来整个文明的集体利益的提升。也就是说大家必须要达成共识,为了整个文明的集体利益,个人必须要承担哪些责任?

这实际上又带来一个问题,也就是说,什么样的人才能够组成人类社会的意识的集合。

我们前面说到人类社会意识的集合的目的是为了出圈,对于那些已经固化的意识也就是不具备意志的人而言,这些意识还有资格代表人类文明的一部分吗?

我认为正是在这些固化的意识的背后可以酝酿着更大的反题,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有大量的人的意识被固化了,他们的系统已经走向封闭了,那么这个时候任何能够带领和引导这些封闭的意识走向开放的思想,将会给整个文明带来极大的潜能释放,造成整个世界3B走向开放的一个表现。

这就是说反动之中蕴含着革命的含义。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指的就是这个情况。

对任何一个文明来说,如何为自己的文明带来更大的可能性,以及如何避免自己的文明将自己的人民封闭在特定的环境下,都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而在我的理想中,未来将试从集体主义走向个人主义和从个人主义走向集体主义的两个文明之间相互竞争,相互代表人类历史的发展方向的这样一个螺旋上升的场景,而共产主义的场景在两个文明之中都可以实现,可能根据各自文明的路径依赖会有细微的不同,但是根本目的上还是一样的,那就是要发挥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每个人在文明之中的可能性,从而带来整个人类意识,世界3B不断的出圈,不断的走在出圈的路上,同时又不断地达到出圈的效果这样一个过程。

当然这是理想情况。

不理想的情况,一种是人类的文明走向封闭,就此走向热寂,另外一种情况就是人类的文明走向分裂,其中一部分人不把另一部分人视作世界3B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整个人类文明的第三层世界系统将缩小,通过割裂一部分的方式减少第三层世界不断出圈的难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用更大的视角来看,这是一个一个人类文明系统走向封闭的过程,通过不断的割裂自己认为不需要的部分来实现剩下部分不断的出圈。
总有一天,这样发展的人类文明由于没有真正的出圈,会碰到另外一个处于开放状态的更先进的文明与之进行碰撞进而消失。

我想我们肯定不希望见到这一天,但是如果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不改变,现在的路线发展下去的话,迟早会走到这一天,不论是资本主义掌握的生物技术,还是资本主义掌握的武力,都预示着这一天是有可能出现的。

上一篇共产主义历史的终结,我只说了共产主义和历史的终结,可能采用的制度和状态,但是我并没有阐述人类的社会到底应该是为了实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而凝结起来的,我们知道一个没有目的的文明必将走向分裂和崩溃,所以在这篇文章中我就是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当我们走向历史的终结的时候,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既然已经是历史的终结,那就意味着没有更高值得追求的目的,但是这形成一个悖论,如果你没有值得追求的目的,那么你怎么来确保你的社会凝聚力?

所以说我认为我在这边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当我们的人类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人类文明的出圈的时候,这一个目标是一个无限的目标,他可以无限的被达到,同时又永远都不能达到,只有这样的目标才能够有资格作为历史的终结,才有资格作为人类历史追求的最终目的。

这就是我对整个哲学和历史的终结所做的一系列的思考,当然肯定有很多错误,先记录下来,以后有机会再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