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完美的胖达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to 完美的胖达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
强烈推荐:《重生寡头1991》

强烈推荐:《重生寡头1991》

. 18 min read

相信我,这是一本非常好看,信息量可以和实体书比,非常现实,非常震撼的网络小说。

现实到什么地步呢?现实到被禁了,哈哈哈。顺便让人感叹一下当年网络风气是多么自由,不像现在各种红线各种敏感,写个蛋啊。

猛戳链接瞻仰遗容

本文作者懵懂的猪,有名的太监,这是他唯一一本完本的,幸好幸好。应该是09年写完,全本叁佰万字。

本书优书链接:http://www.yousuu.com/book/2528 ,优书评分8.4。

抛开书中对异性和主角感情的描写(种马预警),我更喜欢看的是书中对主角的选择的铺陈,和对外部环境等的剖析。

至少从作者的行文来看还是非常能做到自圆其说的。

抛开虚构的维克托叶列娜等人,作为现实中存在的叶利钦久加诺夫普金霍尔多夫斯基列别德切尔诺梅尔金等人,他们的动机和行为作者都给出了相对合理的解释。

而作者真正想表达的显然是苏联为什么解体,以及解体后俄罗斯怎样重新站起来这一主题。

从小说内容看,前后期主角的抱负是脱节的,一种可能是作者前期就考虑好了这一变化,另一种可能是作者在写作过程中主角拥有了自己的“思想”,迫使作者修改了前期准备的无脑傍大腿路线。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反过来,当主角真正在位的时候,一些之前想当然的判断自然会出现巨大的偏差,做出改变就非常符合逻辑了。

剧透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不会让你失望。

虽然作者极力的淡化北京在文章中的地位,但是无论如何中美俄三方不可能无视一方,所以最后还是被禁了哈哈哈。

但是,怎么说呢,眼睁睁看着主角从倒爷到寡头到政客到政治家的三级跳,我反正是一本满足。

虽然碰巧几个有力的支点角色都是女性并且都被推倒,但也无损整个情节推进的逻辑性和严密性。

巧么,当然巧,但是不巧的话能怎么办呢?相比机械降神,这样至少违和感少一点。领会精神,无视种马吧。

喜欢看小白文的请退散,本书部分章节的信息量多到我稍一走神就得回头再看的地步,一目十行什么的洗洗睡吧。

本文三观非常现实,黑暗,我把本书归类为影响三观的级别。

由于是重生文,所以实际上很多事件都是倒推出作者脑中的理由,然后将主角无缝加入,所以主角基本不会做什么小白的举动让人弃书,即使有作者也很快纠正了。

本书的遗憾之处当然也有,首先种马描写太多,其次上面提到过前后段疑似脱节,前期浓墨重彩描写的很多伏笔到结束就是个气泡,不过想想太监猪的大名,能完本就不错了,要求不能太高。

推荐指数:★★★★★

多的不说,以下开始灌水:

“狡猾在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件坏事,耿直在很多时候也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斜倚在远处窗前,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的老人,头也不回地说道,“最关键的一点是,这种狡猾抑或是耿直,会被用在什么地方,用来针对什么人。记得十年前苏斯洛夫同志去世之前,就曾经说过,我们党内的绝大部分同志过于天真了,他们被几十年来党内建设方面所取得的表面成就蒙蔽了双眼,因而不能敏感地察觉到早有一些狡猾的敌人、野心家,已经混入了我们的队伍。当时大部分人都认为他的这种说法过于危言耸听了,可如今看来,苏斯洛夫同志的眼光才是最为精准的。耿直,哼,库拉科夫同志、安德罗波夫同志,还有葛罗米柯同志都很耿直,但是他们的耿直,却将一个毁灭我党的罪魁祸首送到了总书记的职位上,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耿直,我们说不定……”
  “我的久加诺夫同志,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不等老人把话说完,维克托便摆摆手,颇为无奈地说道,“现实既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那再回过头去抱怨‘曾经如何如何’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把目光向前看吧,如今跳梁小丑们已经自认为完全掌握了大局,下一步他们会怎么做,咱们具体该怎么走,也该好好的核算一下了。”
  “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核算的,”久加诺夫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手又将酒杯放在身边的窗台上,这才说道,“这些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们,完全就是当初那些影子经济所衍生出来的政界代表,对他们的问题,我在六年前的党代会就已经提出来了。这些依靠腐蚀国家经济体生存的败类,早在数年以前就已经不再满足原有的活动空间,所以他们借口追求民主、借口崇尚自由,来牟取他们所需要的政治权力。如今,这些人虽然在表面上掌握了国家政权,但是他们绝不会感到安稳,他们会认为,只有政治制度的改变而没有经济基础的协同变化,他们的政权就没有牢固的基础。所以,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下一步所要做的,就是拼命的拼凑所谓私有化,低价出售国家财产,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造出一个他们所希望看到的、并能够给与他们支持的私有者阶层。换句话说,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他们所要实施的第一步计划,应该就是经济改革,而且是将给这个国家带来灾难的全面经济改革,为了打造出一个私有者阶层,他们肯定会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
  “我同意久加诺夫的看法,”索布恰克沉思片刻,回应道,“现在这些人所能倚仗的,无非就是民众被蒙蔽之后所产生的热情,以及美国人在背后所给与的支持。但是美国人的银行并不是可以无限支取的钱袋子,他们以往之所以舍得拿出大笔资金来填窟窿,是因为他们抱着颠覆我们政权的目的。如今咱们的政权垮了,美国人的目的达到了,那下一步,激进派们再想从他们那里拿到一分钱,恐怕都不会很容易了。同样的,民众的热情也不可能无限期的维持下去,当尘埃落定,激进派那些所谓的‘民主’谎言终究会被戳穿。在这种情况下,激进派要想继续把持政权,就势必需要打造一个富裕的私有者阶层,从而利用他们的支持,来维持自己的权力。”

今天莫斯科出版发行的《生意人报》颇有几分热闹,原本的四开十六版,今天作为专版又增设了六个版面,里面满满堂堂的,除了评论员文章之外,就是外媒的报摘以及民意调查的综述。而所有这些内容几乎都围绕着同一个核心内容,那就是白宫于前天向苏维埃中央委员会提交的“关于经济改革二十四点纲要性报告”的主体内容。
  前两天,关于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普遍出现的经济萎靡、政府收支失衡、财政赤字猛增的现象,央行对策委员会向苏维埃中央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应对计划,在这份应对计划中,央行对策委员会的经济学专家们提出,目前国内卢布货币的流失情况相当严重。据央行调查数据显示,上个月份,卢布外流资金数量高达二十亿美元,而进入九月份之后,第一周时间内,就有总数不低于十六亿美元的等值卢布货币流到了国外,而从五月份到如今,卢布货币的流失量已经超过了三百亿。面对这一情况,央行对策委员会的经济学专家们提出,卢布短期内的大量外流,预示着一场危机正在无形中慢慢形成,作为应对,苏维埃中央委员会应该授权,允许央行采取紧急应对措施以防范危机。
  而在应对措施方面,央行的对策委员会提出应该从两个角度出发应对这种卢布大量外流的危机:第一,有限度的增开卢布货币,以国家货币干预政策,粉碎危机的策源势力。第二,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遏制卢布货币的对内、对外双向流通。
  在最初看到央行对策委员会这份报告的时候,郭守云倒是对这些央行的经济学专家们大为赞赏,很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危机的存在,同时,也明白这场危机背后有人为推动的因素。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来讲,一个国家货币流通量的多少,在一定时期内都是恒定的,这个系数的调整掌握在央行的手里,一旦国家经济中出现了通货膨胀的现象,央行就会出台政策,实行货币紧缩的办法,增持央行的储备金,提高银行存款利率,其目的,就是为了减少进入流通领域的货币数量。而现在呢,卢布大量的流逝,显然已经对苏联的金融领域造成了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对策委员会提交的两个可行性办法,可以说是应对危机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可以想见,这两个对策性的办法一旦实施,虽然说卢布流失危机不可能迎刃而解,至少也可以给那些策动阴谋的人以沉重打击:卢布货币的增开,可以有效的稳定国内货币市场,填补卢布流失所带来的货币短缺空间,同时也能够打沉国际货币上炒卖卢布货币行为的气焰。而进一步金融管制,遏制卢布货币的对内、对外双向流通,又能够将那些被囤积起来的卢比货币,变成一块块烫手的山芋,从而令那些阴谋的策动者进退维谷。
  不过很可惜,央行提出来的这两点建议固然可行,可是此时克里姆林宫,却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甚至是丧失了为政者本身应该具有的责任感。谁都知道,像这种涉及国家金融领域最核心的问题,是必须给予严格保密的,而戈氏的所谓开明改革,却很彻底的将这一部分内容也“开明”出去了。央行对策委员会的报告提交上去,第二天就已经在国际上炒得沸沸扬扬了,官方、非官方,国内的、国外的媒体,都对央行的这一份报告大加指责。随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发表声明,一方面谴责苏联央行这份“不负责任”的报告,一方面宣称,目前苏联所需要的,是彻底的、纯粹的市场经济改革,而市场经济的最基本要素,就是自由的市场体系以及金融体系。市场经济的运行有其特定的规律,人为的政策性干预,“只能使情况变得更糟,而不是变得更好。”再之后,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经合组织在内的几家国际性金融机构,也明确表态,他们声称,目前苏联所出现的经济困难,并不是由于实行市场经济改革所出现的,而是由于其“拙劣的管理而产生的意外结果”,所以,面对这种情况,苏联需要的并不是增开货币以及加强金融管制,与此相反,“应该采取进一步的货币紧缩政策,包括减少政府开支、缩减公共投入、全面的私有制改革以期增加税收、向国外申请贷款等等”。几家国际性金融机构从经济学最基本的常识——“无条件的增开货币将导致通货膨胀”这一角度出发,非常“客观”的评价了苏联央行对策委员会所提出的报告,同时,又充满的“善意”的声明,如果苏联政府需要的话,他们可以在短期内,向苏联政府提供一部分他们所急需的计息贷款,以帮助苏联政府度过目前的难关。
  面对在这个问题上产生的分歧,戈氏紧急召开了有各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参加的特别会议,以便“民主”的听取各方意见,当然,出席这场会议的除了各加盟共和国领导人之外,也少不了一部分西方的经济学顾问。这场会议于昨天上午结束,各加盟共和国领导人中,除了白俄罗斯苏维埃中央总书记卢卡申科支持央行的建议之外,再没有人对那两项对策持赞同意见。
  随后,就在昨天下午,克里姆林宫颁布了对央行的改革初步计划,原有的对策委员会被解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大批由西方经济学者、金融专家、政策顾问所组成的咨询机构,他们将会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制定出应对危机以及重振经济的“最有效”方案

人比人真的能气死人,这话有时候不信都不行。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的,其它什么民族、种族、国籍之类的,全都是废话:藤森能以一个日本人的身份,出任秘鲁的总统,二十几年之后,一个黑人能当选为美国的总统……这些都太无稽?那来个最现实的,就在大国沙文主义与大俄罗斯民族主义风行的俄罗斯,不也出了一个来自格鲁吉亚的斯大林。时光回退几十年,整个俄罗斯,有谁敢跑到红场高喊一声:格鲁吉亚猪猡滚出俄罗斯!嗯哈,伟大的托洛茨基同志敢,所以他即便逃到墨西哥也未得善终,事实证明,他的脑壳终究不如“钢铁”坚硬。
  如果说郭守云的强势,向所有参加“经济改革论坛”会议的商人们昭示了郭氏集团的存在,那么乔瓦克斯金的死,就等于是为俄罗斯中层资产阶级的兴起与壮大敲响了丧钟。这些在苏联走向解体过程中富裕起来的人们,忽然间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就有国家体制的解体,并不能让他们真正捞取到实惠,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生物链条上,他们很不幸的处在了“小鱼”的地位上。作为“大鱼”的几位寡头,是不可能看上“虾米”的,吃那种小东西很难填饱肚子。面对这即将到来的危机,与会的百余名中层富豪感受到了悬挂在他们头上的铡刀。怎么办?等死?那显然不成。有些心思的,就找一方豪强依附,没有本事的,就赶紧向海外转移资产。
  正是以这一次经济改革论坛会议为分水岭,随后的俄罗斯国家经济陷入了更加恶化的泥潭,受到几大经济寡头排斥挤压的大批中层富豪,开始蜂拥外套,大笔的卢布财富,被一股脑的转移到海外。而这一局面的出现,又催发了国家经济的进一步恶化,国家税收的大幅削减,造成政府财政赤字的进一步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能够生存延续下去,代表着公权力的政府,就不得不进一步向几大寡头屈服。而反过来呢,几大寡头就会利用政府的公权力,进一步压榨中层资产阶级的财富……外逃、依赖、压榨,三道程序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俄罗斯经济的恶化,由此开始
  不过,在这个时候,白宫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落进了几位寡头的圈套,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只要在经济改革中给了这些家伙好处,那么他们就会一门心思的支持自己执政,而一旦自己在国家大权的位子上坐稳了屁股,就可以一步步清除这些经济毒瘤了。瘤子好生但是不好除,更何况是毒瘤呢?如果谈到玩弄政治,几个寡头兴许不是白宫那些人的对手,但是要说到搞经济,白宫的对策专家恐怕也不如这些实干家。对策专家的理论,只是从书本上得来的,而这些寡头的理念,却是在商场上一步步打拼得来的,一种理论与一种理念,谁更贴合实际?一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白宫在政治上有自己的考虑,他们要巩固政权,要打击新兴的政治派系,而经济改革论坛会议的召开,一方面是为了拉拢几位巨头,从而得到他们的支持,一方面也是为了从根本上打击新兴政治派系的力量来源,摧毁他们的政治基础。从某种程度上说,白宫的决策是正确的,他们这把“刀”挥舞的很好,玩的很漂亮,可惜的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耍的不是“刀”,而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剑”,而剑与刀最大的异同之处,就在于刀是单刃,而剑则是双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