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完美的胖达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to 完美的胖达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
读书笔记:《成为领导者》

读书笔记:《成为领导者》

. 37 min read

读书笔记

修订版序言(2003)

很好,这才是真正具有领导力的人会关注的事。

中产阶级的崛起曾经象征着20世纪后半叶伟大的经济成功。那些已经渐渐相信忠诚和勤奋会带来保障和舒适生活的人们,是构成中产阶级的主体;事实很可能会证明,这个中产阶级的消失将是新世纪最有影响的经济事件。而且,除非当前这种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手里集中的趋势被逆转,否则它就真的可能成为一个非常残酷的故事。

我想诚实可能更符合现实。正直意味着一种先验的高高在上的道德观在做判断,而在社会剧变时期道德观并不是什么坚如磐石的品质。

正直是一个领导者最重要的品质,他必须要准备好去再三证明自己的正直。

各种组织的领导者都需要认真思考:如何给予员工有意义的回报,并让日益小型化的团队充满人情味。如果新近发生的丑闻让领导者非常分心,以至于他们未能处理好这些道德和哲学问题,那将是很可悲的。而如果这些丑闻让人们觉得这一职业不值得付出努力,就像过去政治丑闻常常玷污公用事业一样,那就更可悲了。

所以有伟大的组织和不伟大的组织。组织并不意味着必然正确。

不管提出反对意见的人是多么可敬,他们都很少受到组织的欢迎。

伟大的领导者和追随者总是致力于富有创造性的合作。就像对艺术家的看法一样,我们仍旧倾向于把领导者视为孤独的天才。事实上,一个有天赋的人就能够解决我们所有问题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我们面对的问题来得太快也太复杂,要解决它们,我们需要优秀的领导者甚至是领导团队率领下的人才群体。

能够迅速而恰当地采取行动的人都是“第一流的观察者”。适应能力是一种创造力,还包括发现并抓住机会的能力。

成为一个领导者的过程正是一个人健康、全面成长的过程。而且,这也是让一个人可以顺利成熟的过程。

首版序言(1989)

强烈的自我觉察是找到自我的必要条件。

充分自由地表现自我就是领导力的本质。

笑死我了。

我把政治家排除在外了,因为坦率的政治家非常稀缺,而且我对思想比对意识形态更感兴趣。

参考《驱动力》。

领导者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造就的,而且更多是靠他们自身的努力而非任何外在的途径。其次,他们都认为,没有哪个领导者原本就打算成为一个领导者,确切地说,他们是想充分自由地表现自我。换句话说,领导者没有兴趣向他人证明自己,他们始终关心的是表现自己。这一至关重要的差别是一个“熔炉”,决定了一个人是“被驱策”还是“主动领导”。

终身学习越来越被重视。

成年人在对自己的学习负责时效果最佳。对自己的学习负责,这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的一部分,是一个人健康、全面成长的必要条件。

凡人和超人的区别。

大多数人仅仅是环境的产物,他们没有改变自己、挖掘自身潜力的意愿。然而我也认为,不管多大年纪和处于怎样的环境,人人都有自我改造的能力。说到底,成为领导者是一种自愿选择的行为,如果你有这样的意愿,你才会踏上这条道路。

01 驾驭环境

渴望卓越领导者

可惜奥黑硬生生把总统当成了笑话。黑人最后的机会被浪费了。

当选为总统只是一个开始,现在,我们真心希望他将成为历史的巨人。

我认为不是稀缺,而是被滥竽充数同时没有有效的办法来判断真伪。

由于各种失控的事件与环境的冲击,真正的领导者更加稀缺。

这是美国经济制度造成的,再多的领导者都无济于事。资本的贪婪不会放过任何机会,领导者只能做自我,不能做螳臂当车。

很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从这些案例和改革的课程中学到透明度、责任感和公平竞争的经验教训,如果他们都学到了,就不会有2008年的次贷危机了。

没事,2019年你们又出了招生后门事件。

2002年,普林斯顿大学员工侵入耶鲁大学的注册系统,很明显是为了从竞争对手那里偷走优秀的申请者。

翻译你是在逗还是在秀智商?

Fox(在右边),MSNBC(在左边)

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如果没有公认的最高道德标准,就不可能有公认的最佳实践路径。

我们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现实,我们确实这样做了,但每个人都坚持以自己的方式。

当向上的攀升与公民福祉相背离时,我们共同的信念和理想就会越来越少。

这个阶层就是有色人种。

贫穷和毒品上瘾让美国一个阶层永远处在社会底层,让监狱人满为患,社会门槛不断抬高。

社会剧变时期,弱小就是错。

普通人,虽然他们没有错,但他们对自己生活的掌控被削弱,只能是在被献祭还是自行了断之间选择,走向同样的死亡。

在新经济熄火以及美国的CEO们斯文扫地之前,企业的领导者已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声望。然而,恰恰是在我们极力讨好这些企业的超级明星时,却忘了问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即使是在最成功的企业里,他们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实践真诚的领导呢?

这是个比烂的世界。这就是现实。

新的底线是没有底线——没有底线,限制更少,更没逻辑。生活在这个动荡、复杂的星球上的生命不再是线性和连续的,一件事情会导致另一件事情。它是自发的、对立的、不可预料的,他们无法被归纳为整齐的模型。当我们应该质疑一切的时候,我们仍在坚持要抓住聪明、简单的答案。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环境恶劣就不要责怪适应环境的人,关键是解决造成环境恶劣的根源。

他们就像如今的公司丑闻一样是环境的产物。他们是环境的完美体现——受驱使、有干劲,却一事无成。

做正确的事不难,难的是如何判断哪件事才是要做的那件。

对一个领导者来说,把事做正确是不够的,他必须做正确的事。

埃德就是人们对真正领导者的模仿,有时候这种模仿可以让人们成为真正的领导者,有时候再怎么模仿也得其形而非得其神。其中的区别只有自我觉察和自我驱动才能跨越。可惜很多人无法区分模仿者和真正的领导者,所以劣币驱逐良币是可以推断的。

我认为埃德既不是英雄,也不是恶棍。他是一个受害者,一个认为靠自我奋斗就可以获得成功的人。实际上,他是在错误的公司文化中模仿错误的榜样塑造了自己。

领导力是无法通过学习来获得的,但是可以通过被启发或者说开悟来获得。学习获得的是领导的面具,不是领导力本身。

为了证明自己是这个系统的理想仆从,埃德从来就没有充分地展现自己——他任由上司来使用自己。上司驱使他,他驱使他人——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理想的老板。在看重愿景和品格的公司里,他无法让自己适应新的风气。

神乎其神,其实就是自我觉察的能力。

倾听内心的声音,信赖内心的声音,是领导者最重要的功课之一。

不,第一步是找到自我。没有自我,哪来的自己的才干?任何领导人都从找到自我开始。没有清晰的自我,就没有判断的原则。

要实现这种改变,第一步就要拒绝他人的摆布,施展自己的才干。

02 理解领导力

这么多理论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是不理解领导力的明证。真正理解的人,就会明白这些理论都对但根本不全面所以没有意义。当你找到自我的时候你就自然知道自己该用什么理论。用研究理论的精力去建立自我觉察和寻找本我,相信我,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特质理论、伟人理论、情境理论、领导风格理论、职能领导理论,以及无领导的领导理论等,更不用说还有官僚领导理论、魅力领导理论、群体中心领导理论、现实中心领导理论、目标领导理论等等。

领导者不是天生的而是自我造就的

不明白什么是领导者试图通过总结领导者的共性来达到成为领导者的目的实际上就是盲人骑瞎马,所以出现那么多不合格的“领导者”一点也不奇怪。

他们几乎全都具备以下的某些或全部要素。

自知之明是我们任何一个人面对的最艰巨的任务。“认识你自己”,这是刻在希腊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上的铭文。但是,除非我们真正地了解自己,认清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清楚想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去做,否则除了在最表面的意义上,我们不可能取得任何真正的成功。

坦诚是自知之明的关键。坦诚基于真实的思想和行动,是对原则坚定的忠诚,是一种基本的完整性和健全性。

真正的领导者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造就的,并且通常是自我造就的。领导者创造自己。

商学院都未能给予足够的重视,因为他们选择的往往是短期利润最大化、微观经济的盈亏数字。盈亏数字与找出问题毫无关系。然而,我们需要的是知道怎样找出问题的人,因为我们今天面对的这些问题不是总能清楚地被定义,也不是线性的。

保持输出。比如写这种评论也是一种办法。

把自己的思考编码,是再造自己的一个重要步骤。要做到这一点,最困难的方法就是再去思考自己的思考——说出或者写出自己的想法才是有帮助的。要把你的想法编码,要从自己这里了解你是谁以及你相信什么,动笔写下自己的想法是意义最深远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为了尽可能多地吸收新东西,同时又避免不加批判地轻信一切,你必须是一个优秀的探索者和优秀的倾听者。最后,你必须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反应,价值系统和信念是重要的,有了它们你才能知道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但它们必须是你自己的价值观,而不是他人的。

03 认识自我

第一堂课:你是自己最好的老师

实际上还有一个层次,就是为了成为什么人我可能要表现成另一个什么人。这就是为什么目标很重要,目标才会让我们不至于偏离航线。

了解自己意味着要把“你是什么人和你想成为什么人”与“世人认为你是什么人和希望你成为什么人”区分开来。

了解自己意味着要把“你是什么人和你想成为什么人”与“世人认为你是什么人和希望你成为什么人”区分开来。

同特定的技能相比,一个人更关心的是自我理解以及“价值观和态度的转变”。

所以为了学习新东西我看了这本书。哈哈。

他们来到了人生中的一个关键时刻,知道自己必须学习新东西;要么学习再造,要么承认自己不能充分表现自己。如果你能接受这一切,就像那些管理者们一样,要做的就是对自己和自己的教育负起责任。在通往自我认知的道路上,推卸责任和归咎于他人是主要的绊脚石。

不经过超我的思考过滤的行为和知识,不过是应激反应,而应激反应是动物行为。

在你理解它之前,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你的,甚至包括你自己。我们的感受是质朴的、纯粹的真实,但是,在我们理解为什么会高兴、生气或焦虑之前,这种真实对我们来说毫无价值。

领导者向他人学习,但并不由他人塑造。

大脑在本质上是可塑的,能够吸收和整理那些可以引起大脑本身发生改变的经历。

遗忘细节,保留认知模型。

真正的学习才是从遗忘开始,遗忘才会成为我们的故事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

所以教练比教师更难得。

本质上,传授会使其内容和对象均质化。相反,真正的学习是要释放潜能。我们对自身和世界了解得越多,就会越自由地实现我们能够实现的一切。

04 认识世界

传统学习的两大模式

创新性学习要求我们相信自己,要在生活和工作中自我引导而不是受他人支配。如果我们学会了预期未来,并塑造事件,而不是被事件所塑造,那么我们将大大受益。

通过反思和理解过去,我们就能够不受过去的阻碍进入未来。我们将自由地表现自己,而不是一味地想要证明自己。同样,通过创新性学习的运用,我们将不再一味地听从,而是要过自己的生活。我们不再默默忍受事物的现状,而是要预期事物可能变成的样子。我们要参与,促成事物的改变。我们要塑造生活,而不是被生活所塑造。

英雄所见略同。

大学并非总是最佳的学习场所。有太多的大学与其说是高等教育的场所,倒不如说是高级的职业学校。很多大学只生产目光短浅的专家人士,他们也许是赚钱的奇才,但作为人他们却是不完整的。他们学会了怎样去做事,却没有学会怎样去做人。他们不学习哲学、历史和文学等等全人类的经验,而是只关心专门的技术。除非技术的使用者首先解决了那些最重要的问题,否则技术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是的,所以我们需要终身学习。

关于人生的奇迹之一就是,不管你年纪多大或者境况如何,你在教育上的任何缺陷都可以通过阅读和思考来弥补。

你的智力生命其实就是看到事物怎样才能变得不同的能力,而社会中的大型组织机构,不管是公立的还是私立的,往往都要求人们在个人生活、政治、意识形态等各个方面服从。很显然,这样做一个人就可以向上爬。

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外乡人会看到更多的、新鲜的事物。在旅途中,一个人不仅要充分地施展自我,而且还要学会重新调整。

如果抗拒错误,就会变成保守的官僚主义。这就是为什么单纯的KPI让人保守。创新必然包含错误,重要的是不被错误打倒。所以明确的目标和愿景是必须的。

领导者们根本不认为错误是“不好的”。他们不仅相信错误的必然性,而且还认为错误几乎就等同于成长和进步。
幸运超级市场的前高管唐·里奇说:即使你天生就善于分析,你也必须要乐于在缺乏确定性的情况下做出决策。即使你真的有可能最终得到完整的信息,让你绝对有把握地做出决策,但你也很有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或资源。你必须要在信息并不完整的情况下,抓住最佳时机尝试一下,然后继续去做别的事情。那意味着你将时不时地犯错误,但同时你也形成了让自己兴奋起来的势头和步调。

领导者应该鼓励下属犯聪明的错误,但是不该犯同样的错误。

如果你相信成长来自于冒险,没有冒险就没有成长,那么在领导他人走向成长的过程中,让他们自己去决策、容许他们犯错误就是不可缺少的。”

圣斗士不会被同样的招数打倒。如果你被打倒了,你就不是一名合格的圣斗士哈哈哈。

如果你再犯同样的错误,我就会解雇你。但是,我希望你还会犯很多别的错误,希望你明白今后的失败将远比成功更多。

“如果你还没有失败过,那说明你还没有非常努力地尝试过。

05 凭直觉行动

领导者需要全脑思维

其实就是自我觉察自己的真我。坦诚的反思自己的本我才能做到这一点。

爱默生说要倾听内心的声音,与它同行,别去理会所有相反的声音。

那只是因为世界充斥着凡人而做出的无奈妥协。如果像经济学假设那样都是理性人,那就不需要任何说服和共情的能力。组织和客户中存在的凡人是我们需要沟通能力的唯一原因。

成为企业家需要一定的说服力,而这意味着要具备共情能力(empathy)

他能做到不代表读者都能做到。他如果做不到那就坐不上他这个位置,所以这是幸存者偏差。我们要是试图学着他一样,盲目相信自己的直觉,祝你好运。

他凭直觉就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应该做到的。而且,他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使他可以时常地跳到局外来观察、理解和提出问题。

领导者的真正职责是要解决怎样才能让互不相同的人和要素协同配合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跳出系统做出创新的原因。消费者调查的结果通常充满偏见,因为设计调查问卷的人根本做不到跳出系统。

在自己亲眼看到之前,人们往往不知道或者无法描述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直觉就是历史经验的无意识累积。所以直觉不准的话,要么增加知识的累积,要么修正自己错误的经验,或者两者都去做。

具有想象力并相信直觉

真我。

波士顿前检察官杰米·拉斯金也谈到了运气和准备:“关于领导力,我愿意给大家提供一个一般性的建议,那就是要找出你内心最真实的东西并且不动摇地追随它。

照顾孩子是没资格作为愿景的。培养一个世界一流的xxx才是合适的愿景。猴子都能照顾孩子,但只有领导者才能做到后者。

愿景得以展现。你一定不能有所保留。总而言之,你必须要成为真我,并且享受这个成长过程中的乐趣。

06 施展自我

反思和解决冲突

INTJ的典型自白吗,哈哈。

我天生就是相信直觉和本能的,所以这种逻辑的训练对我来说很有帮助。它帮助我完成了在哈佛商学院的学业,进一步强化了我的逻辑能力。在我从商的大多数时间里,当我碰到什么事情,我所做的就是说‘那就是我们该走的路’。然后,让自己后退一步,让我的想法去接受非常严格的逻辑检验。同利用逻辑的方法相比,我更多是凭感觉来做决定的;这两者的结合已经让我变成了一个爱沉思的人。另外,我还一直觉得我们的社会缺少哲学家。我们理应有人毕生致力于思考。我们有很多的经济学家,也不缺各种科学家,但思想家却很少。因此,也许这也会让我变得喜欢思考。但是,我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活动家。

主动追求这种改变认知的痛苦,是进步的唯一办法。

思考是件苦差事。抽象的思考通常不会引起行为的改变,而会导致关于改变的冲突。

想清楚自己想活多久,就能自然而然的戒烟哈哈哈。

反思可以触及问题的核心,揭示事件的真相。

处于舒适谷的时候是反思的好机会。再说,不反思的话很快就会从舒适谷中被淘汰了。自己走出舒适谷要高明无数倍。

当你一路向前,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时,你不会坐下来反思过去。而那恰恰是你应该反思的时刻。

弱者才会消沉。智者不会受困于任何负面情绪。

他能够摆脱消沉,靠的就是每天早上醒来时想想给他带来快乐的十件好事

理性会阻碍行动?你们对真正的理性一无所知。理性是一切应该做到的行动的强力支持,而不是阻碍。如果发现阻碍,要么不够理性,要么行动本身是错误的。

太多的理性会阻碍我们行动。真正的反思可以启发、激励我们,并最终要求我们拿出解决方案。

智者可以通过思维实验做到改变观点和立场。认为必须旅行才能改变观点,这是懦弱的文青行为。愚蠢的人类。

改变你的观点非常重要,这大概要通过广泛地在国外旅行或生活来实现。不同的立场得出不同的结论。对于同样的一些事实,改变视角,一切看起来就都不同了。

没有一个问题可以让真正的领导者满意。
比如利润和发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世界带来多大的福祉。利润和发展都是为了达到更大的福祉的其中一个手段,根本不是目标本身。
所以这些问题本身都很低级。

◆当你考虑一个新项目时,你首先想到的是成本还是效益?
◆你更看重的是利润还是发展?
◆你更愿意变得富有还是有名望?
◆如果有一个晋升的机会要求你搬到另一个城市,你会在接受之前与家人商量吗?
◆你更愿意是大池塘中的一条小鱼,还是小池塘中的一条大鱼?

观点就是你怎样看待事物,就是你特有的参照系。如果没有观点,你就是盲目的。但是,它也是你的立场。

所以准领导者其实不应该学习哲学,否则很容易被别人的思想限制住。真领导者已经有坚定的立场反而可以看哲学,因为他会将别人的思想作为参考去芜存菁。没有立场的人根本判断不了什么是芜什么是菁。

没有观点和立场的领导者不是领导者——当然,它必须是你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立场。你不能借用他人的观点,就像你不能借用他人的眼睛一样。同时,它必须是真实的。如果是这样,它也就是原创的,因为你是原创的。

衡量了你想要什么,你能做什么,什么是你的驱动力,什么让你感到满足,你的价值观是什么,组织的价值观是什么之后,第四个检验就是:你是否有能力并且愿意克服这些差距?

很简单,他们只是做到了世俗意义的成功。但本身很可能并没有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明白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幸福,是得到幸福的关键。你不能追求一个你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有些人很成功(不管成功的内容和方法是什么),但他们从来没有体验到满足感,常常不快乐。

寻找到自己的自驱力是成功的关键。如果你找不到,另一个办法是让教练引导你深入的思考这件事。不能被教授,但是可以被引导,所以不是无解的。

渴望就像吃饭一样自然,它就存在于我们所有人的身上。而且,尽管它可能的确如多克森所说是无法教授的,但却是可以激活的。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生来就有一种对人生本身的渴望,还有我所说的对人生期许的热情,这种热情可以把一个人带到人生和事业的顶点。

事实上并不是不求回报,而是付出这件事本身就是天才的回报。这很玄,很难理解哈哈哈。对超人而言不存在求不得,因为求本身就是得。

天才具有付出一切却不求回报的能力。

与压力做朋友。

普通人与勇士之间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勇士把一切都当作挑战,而普通人把一切都当作是赐福或诅咒。

因为只有社会责任才是值得领导者追求的愿景。金钱没有这个资格,金钱只是愿景的副产品,而且还不是最重要的那个。

领导者引导而不是强迫人们,而且总是公正地对待他们……有太多的人声称我们的唯一责任就是对股东负责。我相信我们要对股东们负责,但我们也要对员工、客户和整个社会负责。如果公司认识不到它对社会的责任,那就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坚信自己信念的正确性,但是永远怀疑自己当前践行信念的方法的完美性,所以终身学习不断进步,这才是领导者。

领导者总是坚信他们自己、他们的能力、他们的合作者以及他们共同拥有的美好未来。但是,领导者也有足够的怀疑精神去质疑、去探查并因此取得进步。同样,合作者必须信任领导者、信任他们自己以及他们联合的力量,但他们也必须足够自信地去质疑、探查、检验。保持坚信与怀疑之间的重要平衡,维护这种相互信任,这对任何领导者来说都是一项首要任务。

07 超越逆境

在逆境中成长

一个领导者会以最积极的方式把自己的哲学强加给组织,创造或者改造其文化。然后,组织遵照那种哲学行动,完成其使命;组织的文化具有了自己的生命,渐渐地由结果变成了动机。但是,除非领导者继续成长,继续改变自己以适应外部的变化,否则组织迟早会停止前进。换句话说,一个领导者的首要才能是利用自己在职位上成长的能力。

领导者会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得越来越好,但永不满足。埃斯库罗斯说,智慧要通过反思和痛苦获得。领导者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地知道,人生的根本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但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并且不断地学习成长。

废话,对高管来说当然好运气是常例了。你去采访普通人看看,还有没有那么多好运气。这么明显的幸存者偏差,这种数据一点意义都没有。

对将近100名最高管理者做了访问调查之后,他们发现,意外的好运气是常例而不是例外,高级管理者的上升绝不是有规律的。

领导者可以把经验转化为智慧,并反过来改造其组织的文化。就这样,整个社会也得到了改造。这个过程既不是有条不紊的,也不一定是合乎逻辑的,但对我们来说却是唯一的。

08 赢得人们

共情与共识

笨拙的天真,让人钦佩。

对一位卓越的领导者来说,真正的关键是你无法强迫人们付出太多,必须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地付出。而且我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他们敬佩带领他们的那个人,相信那个人对公司的未来有某种愿景,那么他们就会愿意付出更多……对于怎样才能教会某个人做领导者,我没有任何灵光一现的顿悟,但是我却知道,除非某个人愿意追随你,否则你就不能领导他。

没有愿景和品德,能力或者知识只会滋生出专家治国论者;没有愿景和知识,品德只会滋生出空想家;没有品德和知识,愿景只会滋生出蛊惑人心的政客。

唯利是图的资本造成了这种思潮。

商业中的短期思维似乎在任何地方都是对文化的最大冲击。而且这就是一种领导,因为它无疑是在让年轻人相信,除了成功和失败之外,再没有别的选择……短期思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病。

所以领导者的愿景基本上可以肯定是会和资本的要求冲突的。很多时候,私人企业比上市企业更适合领导者。

有些经营美国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是非常有才华的,有些高管也非常清楚地知道要想在未来有竞争力需要什么,但是他们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要保护公司免遭恶意收购,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企业的股价上升。任何一个真正考虑未来的人,都是在把企业以及自己的职业生涯推向险地,因为在研发和新产品等领域投入大量的资金不会立刻带来回报……企业可能会编写出一份华丽的职位描述,其中会有大量关于长期战略的讨论,但最终,他们想要的却是一个将会帮助企业实现收益的高级管理者。

信息时代,领导者将是那些处理信息更高效的人。

作为领导者和管理者,我们除了必须要在组织的背景中改变管理方式之外,这个世界本身也在变化,变得更加创意密集、信息密集。因此,脱颖而出成为领导者的人,将是那些对创意和信息非常适应、能够被创意和信息激励的人。

垂直领导vs水平领导。

组织越自由,系统的多样性越丰富,从中脱颖而出的领导者就会越多。美国商业的一个问题就在于,我们习惯于奉行一个领导者的风格,让他的风格渐渐地与组织融为一体。这会导致垂直的层级制组织,我认为那是错误的方式。因此,我们采取了分散化和开放的方式,让人们能够以各不相同的方式完成各种具体的任务。

09 组织,是助力还是阻碍

影响世界的三大变革

互联网公司只是没到那个地步。现在互联网公司一样裁员。

1993年开始,“公司再造”成为时尚,而这往往意味着大规模地裁员,而不是去反思每一个运营步骤。无情管理也许能够暂时地抵挡改变,但是只有富有远见的领导才能够保证长期的成功。把人才奉为上帝的互联网公司一度取得了令人咋舌的成功,这就是证据。当有远见的领导与可靠的商业实践结合时,结果就可能是持久的成功。

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犯致命错误。但是,组织应该承担责任不让非领导者有犯致命错误的机会。

风险越大,学习的机会就越多,当然失败和犯错误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正如我们在前面看到的,失败和错误是关键经历的重要来源。就像几乎每一位接受我访谈的领导者都谈到的,没有冒险就不可能有成长,没有错误就不可能有进步。事实上,你没犯错误说明你还不够努力。但是,就像错误是必需的一样,组织对待错误的健康心态也是必不可少的。
◆首先,组织必须鼓励冒险。
◆其次,组织必须把错误看成是整个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正常现象。
◆最后,组织必须要在错误发生后采取修正措施,而不是急着责备当事人。

组织本身就应该做一个导师。组织的行为、气氛和步调会有积极或消极的启示,组织的社会价值观和管理价值观会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如果组织的意义、愿景、目的和存在的理由都不明确,如果组织不以看得见的方式奖励工作出色的员工,那么鼓励反思的结构就是不完整的;实际上,组织就是在盲目地乱撞。

开发和利用个体潜能是组织的真正任务,所以,所有的组织都必须为其员工的成长和发展做准备,并设法为这样的成长和发展提供机会。

10 铸就未来

成为未来的领导者

还是有明白人的。

哲学家最有影响力,而非企业家或者达官贵人,历史早晚会证明,思想是根。

领导者经营梦想可以分为5个部分:沟通愿景、谨慎选人、奖励、再培训和组织再造。

◆管理者对下属的期望和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下属的表现和职业发展。
◆优秀管理者的独有特征就是对下属提出可以达到高绩效期望的能力。
◆拙劣的管理者不能提出相似的期望,导致下属的潜力得不到充分的发挥。
◆下属似乎往往能够达到上司对他们的合理期望。

20周年纪念版结语 伟大的需求呼唤伟大的领导者

美国有能力让全世界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也许不是能力,而是故意。谁能确定资本的结局会是什么呢?

这场危机是由于信用市场的冻结引发的,而这又是由监管不良的金融机构的次级债的价值大跌导致的。这些次级债捆绑、混合在新的有价证券中。尽管这些不稳固的新产品诞生在美国,但是当它们突然开始降价时,巴西、爱尔兰、保加利亚、南非、中国和卡塔尔也受到了牵连。

但是美国确实陷入了司法过度干预行政的黑洞。三权分立的基础被动摇了。

布什断言法律中的这些条款应该被忽视,因为它们违反宪法,限制了总统的权力。

只要可能,信息就应该被充分分享,不管是在一个组织中,还是在一个国家中。很明显,一些贸易和国家秘密还是需要保守的。但是最重要的信息并不是敏感的,分享这些信息可以让追随者作出明智的决策,并根据这些决策采取行动。那些获得信息的人会离组织的核心更近一步,由此士气得到提升,绩效得以改善。相反,缺乏坦诚会降低士气。最糟糕的情况是,人们得到的都是错误的信息。

哈哈,奥黑给美国到底带来了什么?真想看看作者的评论。

新总统不但要修复破碎的经济,还要修复国家的信心。他必须恢复这个国家的乐观主义精神。事实上,他的当选是这一巨大进程的第一步。正如科林·鲍威尔预测的那样,奥巴马的当选不仅是非洲裔美国人的骄傲,也是所有美国人的骄傲。

……作者这个数字游戏非常傻帽。

在美国刚刚成立,我们的人口不到400万的时候,我们有6位卓越的领导人:华盛顿、杰斐逊、汉密尔顿、麦迪逊、富兰克林和亚当斯。现在,我们的人口数量超过3.04亿,我们肯定能产生至少600名世界级的领导者。

结论

★★★★
相比上一本《领导者》,本书离真正的领导者更近了一步。

虽然作者依然经常暴露自己不是领导者的事实,同时也让我经常因为作者的天真而感慨,但是作为一本领导者的参考书来说还是称职的。

即使是盲人摸象,但只要摸的够多够全面,总有接近真相的一刻。

总的来说,还是值得一读,当然,具体的例子全部跳过依然没什么影响,习惯就好。